今天是:2024年06月24日 星期一

lawking.com.cn

北京律师在线

离婚纠纷
北京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为您提供离婚财产分割法律咨询,法律顾问服务。本站擅长离婚财产分割律师为您解答法律咨询,代理案件。有意者,请登录本站“聘...
法律咨询服务
想要咨询北京律师吗?想要咨询知名北京律师、资深北京律师、专业北京律师吗?本站有丰富北京律师资源,为您提供全方位法律咨询服务。本站提供付费法律...
聘请律师
想请北京律师代写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吗?想请北京律师审查,起草合同、章程,股东协议吗?想请北京律师调查取证、代理案件,出庭辩护吗?有意者,请登录北京...

丁某申请承认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离婚调解书效力案

时间:2017年11月30日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2075   收藏[0]

    [案情介绍]   申请人:李X,男41岁,中国籍,住日本国大阪府吹田市千里山西4丁目39A309号。

  申请人:丁X,女44岁,中国籍,住日本国大阪府丰中市庄内幸町278清山庄27室。

  申请人李X与丁X197411月结婚,婚后感情尚好,19752月生一女孩李落落。198011月,李X赴日本留学,从此之后,双方感情逐渐淡漠。19881月,丁X赴日本留学,双方在日本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于同年底开始分居。1989年春,丁X向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因手续不全,大阪府地方法院未受理。199012月,丁X再次提起离婚诉讼,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受理并进行了调解,于1991227日调解解除李X、丁X的婚姻关系;丁X在中国、日本国的财产归丁所有;李X给付丁X生活费200万日元;李X在日本国的财产归李所有;女儿李落落由丁X抚养,李X给付抚养费200万日元。按照日本国法律规定,双方还到大阪府丰中市市长处领取了离婚申请受理证明书。事后,丁X准备回中国,向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要求提取李X已交付于法院的生活费、抚养费。大孤府地方法院提出,李、丁双方解除婚姻关系的证明书得到中国法律的认可后,才能将上述费用交给丁X。因此,李X、丁X分别向我国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解除双方婚姻关系的调解协议。

  [案情分析] 

  本案是一起申请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离婚调解协议的案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及19917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503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中,对申请或者请求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有明确的规定,虽然该规定没有明确指出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调解协议书的问题,但是,人民法院依法应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决中,理应包括外国法院作出的生效的调解协议(调解书)。因为,根据该外国的有关法律规定,只要规定法院有权以调解的方式处理案件,并有权出具调解协议(调解书),调解就属于法院的一种裁决方式,其调解协议(调解书)就是一种具有强制执行力的法律文书,属于一国法院作出的生效的裁决。另外,一般理解,法院作出的裁决,除了判决、裁定以外,通常都应当包括法院作出的调解协议。我国与波兰、法国所缔结的司法协助协定中,都明确规定,协定中所指的裁决,包括调解书。因此,对我国法律中所规定的承认和执行的外国法院的判决、裁定,应理解为包括调解协议(调解书)这种形式。

  对当事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在国家主权原则下,认真行使司法审查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八条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进行审查,经审查认为该调解协议不违反我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可裁定承认其效力。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的处理,是符合这个精神的。

  本案中有一个应注意的问题,日本国法院的离婚调解协议书中,不但包括解除双方婚姻关系的内容,还包括财产分割和生活费、抚养费的给付及子女抚养的内容。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对该调解协议书中除婚姻关系以外的各项内容,是不在承认范围之内的。就是说,申请承认的范围,仅应限定在婚姻关系上。本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应当是这个意义上的裁定。

  [案情结果]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经审查认为,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对李X、丁X离婚一案作出的解除双方婚姻关系的协议书,与我国法律规定的承认外国法院判决、裁定的条件不抵触,于1991528日作出裁定:日本国大阪府地方法院关于申请人李X、丁X离婚的1990年第273号调解协议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具有法律效力。

  [相关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及19917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503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中,对申请或者请求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有明确的规定,虽然该规定没有明确指出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调解协议书的问题,但是,人民法院依法应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决中,理应包括外国法院作出的生效的调解协议(调解书)。因为,根据该外国的有关法律规定,只要规定法院有权以调解的方式处理案件,并有权出具调解协议(调解书),调解就属于法院的一种裁决方式,其调解协议(调解书)就是一种具有强制执行力的法律文书,属于一国法院作出的生效的裁决。另外,一般理解,法院作出的裁决,除了判决、裁定以外,通常都应当包括法院作出的调解协议。我国与波兰、法国所缔结的司法协助协定中,都明确规定,协定中所指的裁决,包括调解书。因此,对我国法律中所规定的承认和执行的外国法院的判决、裁定,应理解为包括调解协议(调解书)这种形式。

  对当事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在国家主权原则下,认真行使司法审查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八条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进行审查,经审查认为该调解协议不违反我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可裁定承认其效力。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的处理,是符合这个精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