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咨询网
  首        页 首席律师 律师团队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法律文书 合同范本 在线投稿  
  公司证券 金融保险 建筑房产 民商经济 刑事诉讼 知识产权 婚姻继承 法律顾问  
北京律师在线投稿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代写诉状、答辩状,合同等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法律顾问建议函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解答的二百余例法律咨询,拟咨询者请预览本栏目内容,也许您的问题在此可以找到完满的答案。如果您需要律师对您的问题进行专门解答,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在线咨询”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精选了买卖合同、劳动合同、建筑安装合同等20大类,几千篇合同范本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起草专门合同,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创作的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申诉状等6大类,200余篇法律文书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代写法律文书,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选登法律学术及实务类文章,不接收任何咨询、信访、投诉、控告文章;欢迎广大网友向本栏目投稿,文章一旦被选登,您有机会享受本站VIP会员待遇。
当前位置:北京律师在线 >> 知识产权 >> 著作权纠纷案例 >> 浏览文章
黑龙江省饶河县××乡人民政府诉郭××和××电视台、北京××购物中心侵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纠纷案
时间: 2008年09月02日 来源:北京律师在线 作者: admin 浏览次数:

      原告黑龙江省饶河县××乡人民政府,住所地黑龙江省饶河县。
  被告郭×,男,71岁,××歌舞团离休干部,住海南省海口市。
  被告××电视台,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原告黑龙江省饶河县××乡政府(以下简称原告)诉被告郭×、××电视台(以下简称电视台)、北京××购物中心(以下简称购物中心)侵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纠纷一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郭×及原、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

  原告诉称:《××××歌》(以下简称《歌》)是××族人民在长期劳动和生活中逐渐产生的反映民族特点、精神风貌和文化特征的民歌。该首歌曲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应当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族人民依法享有署名权等精神权利和获得报酬权等经济权利。但在1999年11月12日,“99××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式晚会上,电视台称:《歌》作曲:汪××、郭××。晚会主持人还特别强调:“刚才郭老师唱的《歌》明明是一首创作的歌曲,可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把它当作是××族民歌。”该民歌艺术节晚会由某市人民政府艺术节组委会和电视台共同主办。该晚会节目还被录制成VCD向全国发行,使侵权行为的影响进一步扩大。购物中心销售了包含原告享有著作权的《歌》的侵权CD复制品、图书和磁带。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其著作权、伤害了每一位××民族的人的自尊心和感情。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被告在电视台播放《歌》数次,说明其为××族民歌,并对侵犯著作权之事作出道歉;二、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万元,精神损失10万元;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以及因诉讼支出的费用8305.43元。
审理中,原告明确仅指控音乐作品《歌》曲调的著作权侵权行为,而不涉及该音乐作品的歌词部分。

  被告郭×辩称:《歌》是郭×和胡×、汪×借鉴西洋音乐的创作手法共同创作的。作品充分反映了当家作主的××族人民感谢党、歌颂新生活的欢乐心情,使××民族为世界所了解。目前全国××族成建制的民族乡有3个,原告只是其中之一,他们无资格和理由代表全体××族人提起诉讼;以《X》为代表的××族民间传统曲调,只是一首古老的四句箫曲,并没有歌词,而《歌》既有新创作的曲子又有歌词。原告提出侵权指控,却未明确郭×侵犯了原告的何种权利,也未指出在哪个环节侵权,应当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与音乐作品《歌》加以对比。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电视台辩称:原告的主体资格值得质疑,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有权代表所有××族人民就有关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主张权利;对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著作权法只规定了应受法律保护的原则,并没有就其特殊性明确应如何保护。迄今国务院未出台相关法规。因此,著作权法有关著作权人及其权利归属等相关规定并不适用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电视台播出的节目中有关〈歌〉的署名完全是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经多方查阅资料而得出的结论。作为播出的单位已尽到了审查义务,且晚会主持人的一段话只是对客观事实泛泛议论,并未侵犯原告著作权;原告诉称该晚会节目被录制成VCD向全国发行没有任何证据,因为该艺术节组委会录制的数量仅有8000套,且不公开发行,只是作为资料和礼品赠送,并没有以此进行营利活动;原告无法证明其为著作权人,也无法证明我方实施了何种侵权行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购物中心辩称人:购物中心销售的商品是有合法、严格的进货渠道和合同的。对于知识产权问题,该中心并无审查义务,因此,购物中心不应成为本案被告。

  审理中,〈歌〉的曲作者之一汪×书面表示,郭×有权代表其处理与该音乐作品有关的事项。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歌〉是一首世代流传在××族中的民间曲调,已无法考证该曲调的最初形成时间和创作人。该曲调在20世纪50年代末第一次被记录下来。在同一时期,还首次收集记录了与上述曲调基本相同的××族歌曲〈S〉。
  1962年,郭×和汪×、胡×到××族聚居区进行采风,收集到了包括〈X〉等在内的××民族曲调。在此基础上,郭×和汪×、胡×共同创作完成了〈歌〉音乐作品。1963年,该音乐作品首次在××广播电台进行了录制。在××广播电台的录制记录上载明:“录制:63年12月28日;名称:〈歌〉;时间:3分20秒;作者:东北××族民歌;演播:黑龙江歌舞团郭×;伴奏:武汉歌舞剧院乐队。”1964年10月,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红色的歌〉第×期刊刊载了歌曲〈歌〉,在署名时注明为××族民歌,汪×、郭×编曲。
  1999年11月12日是,电视台与某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了“99××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式晚会。在郭×演唱完〈歌〉后,节目主持人说:刚才郭老师演唱的〈歌〉明明是一首创作歌曲,但我们一直以为它是××族人的传统民歌。民歌艺术节组委会将此次开幕式晚会节目录制成VCD光盘,电视台认可共同复制8000套作为礼品赠送。原告没有证据证明主办者进行了商业销售。
  郭×在采风时,××族的民间艺人曾为其吹奏过《X》曲调。《X》是一首流传在××族民间只有四句曲调的箫曲,是××族最具代表性的曲调。作品《歌》主曲调开始部分,使用了《X》的部分曲调。为了适应填词演唱,郭×等人在基本保留了原曲调第一句的基础上对该曲调做了较大的改变,并运用了西洋创作手法进行了全新的创作。因此,郭×坚持认为《歌》是其创作的歌曲。
  电视台坚持认为,有关音乐作品《歌》的署名是经多方查阅资料而得出的结论,迄今未发现与该署名相抵触的权威性资料。

  另查明,购物中心销售的刊载《歌》音乐作品的各类出版物上,署名方式均为:“作曲:汪×、郭×”,其中包括郭×演唱的民歌专集录音带《20世纪中华坛名人百集珍藏版·郭×》。郭×向法院提交的《<歌声中的20世纪>——百年中国歌曲精选》及1979年以来刊登《歌》的部分刊物,署名方式也均为“作曲:汪×、郭×”。

  审理中,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由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作为鉴定机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接受法院委托,从双方当事人认可的10名候选人中,确定了3位专家作为鉴定人进行了鉴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鉴定结论为:1.《歌》的主部即中部主题曲调与《X》、《S》的曲调基本相同,《歌》的引子及尾声为创作;2.《歌》是在《X》、《S》原主题曲调的基础上改编完成的,应属改编或编曲,而不是作曲。

  关于原告主张因本案的诉讼支出约8300元一节,经法院核定,合理费用支出为3000元。

  法院认为,以《X》和《S》为代表,世代在××族中流传的民间音乐曲调,属于××族传统的一种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形式。依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作为我国各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资源,受法律保护。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民族乡政府是否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对××族民间音乐作品保护的诉讼;二、《歌》音乐作品的曲调是否根据××族民间曲调改编。
  首先,关于民族乡政府是否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对××族民间音乐作品保护的诉讼问题。
  民间文学艺术是指某一区域内的群体在长期生产、生活中,直接创作并广泛流传的,反映该区域群体的历史渊源、生活习俗、生产方式、心理特征、宗教信仰且不断演绎的民间文化表现形式的总称。由于民间文学艺术具有创作主体不确定和表达形式在传承中不断演绎的特点,因此,在民间文学艺术的权利归属问题上是有其特殊性的。一方面,它已进入公有领域;另一方面,它又与某一区域内的群体有无法分割的历史和心理联系。××族世代传承的民间曲调,是××族民间文学艺术的组成部分,也是××族每一个群体和每一个成员共同创作并拥有的精神文化财富。它不归属于××族某一成员,但又与每一个××族成员的权利有关。因此该民族中的每一个群体、每一个成员都有维护本民族民间文学艺术不受侵害的权利。原告作为一个民族乡政府虽不是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但该民族乡政府是依据我国宪法和特别法的规定,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内设立的乡级地方政府,体现了我国宪法规定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律制度的特点。该民族乡政府既是本民族部分群体的政治代表,也是本民族部分群体公共利益的代表。在本民族民间文学艺术可能受到侵害时,鉴于权利主体状态的特殊性,为维护本区域内的本民族公众的权益,在体现我国宪法和特别法律关于民族区域自治法律制度的原则,且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前提下,原告作为民族乡政府,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本案被告提出原告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的抗辩主张,法院不予以采纳。
  其次,关于《歌》音乐作品的曲调是否是根据××族民间曲调改编的问题。
  比较《歌》与《X》曲调,无论从创作的艺术水平或作品整体的思想表达形式上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作品《歌》充分反映了当家作主的××族人民感谢党、歌颂新生活的欢乐心情。作为一首脍炙人口、家喻户晓的民歌音乐作品,通过郭×等人的再度创作及郭×本人的演唱,不仅向人们展示了××族优秀的民族文化,也使该少数民族为世界所了解。
  依据法院查明的事实,《歌》音乐作品是郭×等人在××族世代流传的民间曲调的基础上,运用现代音乐手法再度创作完成的。郭×作为该作品的合作作者之一,享有《歌》音乐作品的著作权。
  虽然《歌》在创作时运用了现代音乐艺术手法,在艺术创作水平上有了极大的提高,但是《歌》曲调的作者在创作中吸收了《X》等具有代表性的××族传统民间曲调。审理中,被告郭×并不否认在创作《歌》主曲调时使用了部分《X》曲调,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所鉴定也表明该音乐作品主部即中部主题曲调与《X》、《S》的曲调基本相同。因此,应认定,《歌》主曲调是郭×等人在××族民间曲调《X》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再创作,改编完成的作品。
  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的宗旨是:在禁止歪曲和商业滥用民间文学艺术的前提下,鼓励合理开发、利用民间文学艺术,使其发扬光大,不断传承发展。但是任何人利用民间文学艺术进行再创作,必须要说明所创作的新作品的出处。这是我国民法通则中的公平原则和著作权法中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法律原则的具体体现和最低要求。因此,郭×等人在使用音乐作品《歌》时,应客观地注明该歌曲曲调是源于××族传统民间曲调改编的作品。
  郭×在“99××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式晚会的演出中对主持人意为《歌》系郭×原创作品的失当的“更正性说明”未作解释,同时对相关出版物所标注的不当署名方式予以认可,且在本案审理中坚持认为《歌》曲调是其原创作品,其上述行为表明郭×是有过错的。郭和电视台坚持认为《歌》属原创作品,缺乏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在电视台主办的“99××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式晚会上,主持人发表的陈述与事实不符,电视台作为演出组织者,对其工作人员就未经核实的问题,过于轻率地发表议论的不当行为,应采取适当的方式消除影响。
  被告购物中心销售了载有未注明改编出处的《歌》音乐作品的出版物,应停止销售行为。但购物中心能够提供涉案出版物的合法来源,主观上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鉴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具有其特殊性,且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的行为造成其经济损失,故原告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请求法院判令郭×、电视台、购物中心承担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  院将根据案件的的具体情况确定郭×、电视台消除影响的方式。郭×、电视台除承担标注改编出处、消除影响的法律责任外,还应承担原告因诉讼而支出的合理费用。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九)项和2001年10月27日修正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六条、第十二条之规定,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作出判决:

  一、郭×、××电视台以任何方式再使用音乐作品《××××歌》时,应当注明“根据××民族民间曲调改编”;
  二、郭×、××电视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法制日报》上发表音乐作品《××××歌》系根据××族民间曲调改编的声明;
  三、北京××购物中心立即停止销售任何刊载未注明改编出处的音乐作品《××××歌》的出版物;
  四、郭×、××电视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各给付黑龙江省饶河县××乡人民政府因本案诉讼而支出的合理费用一千五百元;
  五、驳回黑龙江省饶河县××乡人民政府的其他诉讼请求。××××××”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其他文章
上一篇:张××诉××电视台侵犯著作权纠纷案
下一篇:俞进军与杨凡著作权权属纠纷案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我也说两句

  
首都之窗北京房产律师北京婚姻律师北京律师协会徐韬法律服务网法律教育网
法律图书馆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关键词如: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房产法律顾问 金融法律顾问 在线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顾问
公司法律顾问 专项法律顾问 常年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顾问
北京法律咨询 企业法律顾问 法律咨询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
婚姻法律顾问 刑事律师咨询 房产律师咨询 婚姻律师咨询
法律咨询  |  法律顾问  |  合同范本  |  法律文书  |  在线投稿  |  聘请律师  |  司法资讯 |  本站声明  |  网站留言  |  申请链接
 Copyright 2002 北京律师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010-87283110
  京ICP备05065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