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咨询网
  首        页 首席律师 律师团队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法律文书 合同范本 在线投稿  
  公司证券 金融保险 建筑房产 民商经济 刑事诉讼 知识产权 婚姻继承 法律顾问  
北京律师在线投稿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代写诉状、答辩状,合同等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法律顾问建议函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解答的二百余例法律咨询,拟咨询者请预览本栏目内容,也许您的问题在此可以找到完满的答案。如果您需要律师对您的问题进行专门解答,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在线咨询”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精选了买卖合同、劳动合同、建筑安装合同等20大类,几千篇合同范本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起草专门合同,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创作的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申诉状等6大类,200余篇法律文书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代写法律文书,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选登法律学术及实务类文章,不接收任何咨询、信访、投诉、控告文章;欢迎广大网友向本栏目投稿,文章一旦被选登,您有机会享受本站VIP会员待遇。
当前位置:北京律师在线 >> 知识产权 >> 著作权纠纷案例 >> 浏览文章
激动网与土豆网《误入军统的女人》著作权案
时间: 2012年06月17日 来源:北京律师在线 作者: susan 浏览次数: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沪一中民五()终字第249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某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某,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杨某某,该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激动网络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吕文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孙相元,上海市汇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柏立团,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某科技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某科技公司”)因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2010)卢民三(知)初字第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9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1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上海某科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某某、被上诉人上海某网络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某网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相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6110日,河南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出具了(豫)剧审字(2006)第001号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其载明:剧目名称为《误入军统的女人》,制作单位某制作中心,合作单位北京某文化公司。

2009725,某制作中心、河南某公司、北京某策划公司出具版权声明书,将涉案电视剧的所有版权(包括但不限于信息网络传播权、数字电视播映权)独家全部转让给北京某文化公司,同时将转授权和维权权利也授予北京某文化公司。

2009722,北京某文化公司将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转授权和维权权利转让给广州某传播公司,授权期限为5年,合作区域为中国大陆地区(不包含香港、澳门、台湾),合作期限自2009812014730

2009810,广州某传播公司将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其转授权、独家数字电视播映权及其转授权授予了上海某网络公司。授权区域为中国地区(不包括香港、澳门、台湾地区),授权期限自20098102014730

上海某科技公司是www.tudou.com网站的经营管理者。

2009911,经上海某网络公司代理人柏立团申请,上海市静安公证处对其从互联网上浏览网页和在线观看电视剧“误入军统的女人”、录制视频的过程作了证据保全公证。柏立团在互联网上作了如下操作:在ie地址栏中输入www.tudou.com,进入上海某科技公司网站首页,上有“视频”、“豆单”、“豆丸”等频道,并有“影视”、“播客”、“音乐”等分类。在豆单搜索栏中输入“误入军统的女人”,点击搜索,进入页面。上有“误入军统的女人”的简介,该页面的右侧有“豆单创建者”栏,注明“回眸是缘”;“豆单贡献率”栏,注明“回眸是缘”提供了52个视频。依次点击页码“2、“3、“4进入各页面。分别点击“误入军统的女人01a”、“误入军统的女人01b”, “误入军统的女人06a”、“误入军统的女人06b”、“误入军统的女人12a”、“误入军统的女人12b”、“误入军统的女人20a”、“误入军统的女人20b”、“误入军统的女人26a”、“误入军统的女人26b”进行各视频的播放。在“豆单”界面播放过程中,播放框内左上角显示“土豆网”。播放框内右下角间隙性出现有商业广告。视频片头显示片名为“误入军统的女人”,片尾显示“北京某策划公司、某制作中心、河南某公司联合摄制”。在播放框外下方依次排列有涉案电视剧的52个视频。在公证中,对上述操作过程分别作了拷屏打印和录像。上海市静安公证处公证员崔亚霞和公证处工作人员浦鸿飞见证了上述操作过程,并制作了(2009)沪静证经字第7069号《公证书》。

另查明,在上海某科技公司网站“使用协议”中约定:“土豆网仅根据您的指令,提供信息网络存储空间及相关平台服务,本身不直接上传任何内容。您利用土豆网服务上传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音乐、动画、文字、图片、音视频作品等,您担保对利用土豆网服务上载、传播的内容负全部法律责任”;“您在此明确陈述并保证对所有上载、传播到土豆网上的内容,拥有或取得了所有必要的权利并承担全部的法律责任……”;“土豆网没有义务和责任对所有您上载、传播的节目进行监测,但土豆网保留根据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对上载、传播的节目进行不定时抽查的权利,并有权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移除或断开链接违法、侵权的作品”。上海某科技公司设置了相关程序引导用户上传视频,并进行系统管理。在用户上传视频时,根据土豆网的引导,必须填写标题、简介、标签等,并对视频进行分类选择。同时上海某科技公司有畅通的投诉及通知渠道。至起诉前,上海某科技公司并没有接到上海某网络公司要求删除涉案电视剧的通知书。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者即为作者,作者对作品享有著作权。

上海某网络公司认为,涉案电视剧的权利人是某制作中心、河南某公司和北京某策划公司,三家权利人将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了北京某文化公司,北京某文化公司授予给广州某传播公司,广州某传播公司授予给上海某网络公司。上海某网络公司的权利取得合法。上海某科技公司认为,上海某网络公司没有证据证明涉案电视剧的权利人是某制作中心、河南某公司和北京某策划公司,上海某网络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却来源于这三家,上海某网络公司的权利来源不合法。同时,北京某策划公司在200411月就被吊销了营业执照,但其版权声明书出具日期却是2009725日。侵权公证上播放涉案电视剧所显示的发行许可证的编号与上海某网络公司出具的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上的编号存在不一致,因此,上海某网络公司是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人证据不足。法院认为,民事案件适用优势证据原则,上海某网络公司虽没有提供正版dvd,但其提供的侵权公证上,有较完整的涉案电视剧播放情况,片尾署名的联合摄制单位为上述的三家权利人,上海某科技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在其网站上播放的电视剧的视频、音频不是“误入军统的女人”而是其他电视剧,也没有提出证据证明涉案电视剧存在其他权利人。同时,北京某策划公司虽在200411月就被吊销了营业执照,但仍然具有民事主体资格,可对其民事权利做出意思表示。因此,对上海某科技公司认为上海某网络公司不是本案权利人的主张,法院不予采信。

上海某网络公司提供的《公证书》对在上海某科技公司网站进行证据保全的每一步操作步骤进行了记载,《公证书》中的打印件与《公证书》所附的光盘中的内容与公证记载内容相符,可以证明上海某科技公司网站上有涉案电视剧的在线播放的事实,因此对该《公证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均可确认。虽然上海某科技公司对公证内容提出异议,但不足以否定《公证书》的效力,且上海某科技公司并无相反证据推翻该《公证书》,故法院对上海某科技公司提出的异议不予采信。

关于侵权责任,上海某科技公司认为其是为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涉案电视剧是由注册用户回眸是缘上传的,不是上海某科技公司上传的,上海某科技公司已经尽到了应尽的注意义务,因此,上海某科技公司不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上海某网络公司否认上海某科技公司是为注册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认为涉案电视剧是由上海某科技公司直接上传的。上海某科技公司应承担直接侵权的民事责任。从上海某科技公司提供的证据看,上海某科技公司在网站上公示有“使用协议”等,明确告知公众其网站是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站,给出了其名称、联系人和网络地址,并且设置相关程序引导注册用户上传文件。从上海某网络公司提供的侵权公证可知,在豆单搜索中输入涉案电视剧名称后出现的网页上,除了有涉案电视剧的简介外,还出现了“豆单创建者”栏等,上明确豆单创建者为回眸是缘。上海某网络公司虽认为涉案电视剧是上海某科技公司自行上传的,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因此,法院认为上海某科技公司只是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上海某科技公司播放的涉案电视剧为注册用户上传,并非上海某科技公司自行上传。对于上海某科技公司是否承担侵权责任,应当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综合予以判断。上海某科技公司只有在全部满足该条规定的五项条件,才可以免除赔偿责任。上海某科技公司是一家专业的具有较大规模的网站,应当知道按照一般的商业规则,影视作品的权利人不可能允许他人未经授权、不支付费用就对影视作品进行毫无限制的开放式的网络传播。同时,根据上海某科技公司网站“使用协议”等中的约定,上海某科技公司在对网站进行日常维护和管理过程中,会对网络用户上传的节目进行审查和推广,显然,上海某科技公司具有权利和能力去获悉和制止侵权活动。从本案情况看,涉案电视剧被分为52个视频上传,每一次上传均标注涉案电视剧的名称、集数的代码,且具有连续性。上海某科技公司作为一家专业网站,在日常维护管理中,在对上传文件进行必要的监控和相应的审查中,根据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是能够发现涉案上传文件不可能是个人制作的视频,但上海某科技公司在应知网络用户实施了侵权行为的情况下怠于行使自己的注意义务,主观上具有过错,不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项规定的免责条件,依法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

鉴于上海某网络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因被侵权所遭受的实际损失或者上海某科技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法院综合涉案作品的类型、知名度、播放次数以及上海某科技公司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上海某网络公司合理支出等因素酌情确定上海某科技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七条第(一)项、第四十八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0823日作出如下判决:上海某科技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海某网络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2,000元。一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上海某网络公司负担380元,上海某科技公司负担420元。

上海某科技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在原审中的全部诉讼请求。上诉人的主要上诉理由是:1、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未提供正版光盘与涉案被控侵权视频比对,不能确定视频播放的内容就是涉案电视剧,仅凭视频播放的内容不能确定著作权人,而且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提供的《版权声明书》真实性亦无法确定。因此,原审认定被上诉人独家享有涉案电视剧信息网络传播权是错误的;2、上诉人作为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其行为完全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五项免责条件,不构成帮助侵权,毋须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上海某网络公司辩称:虽然被上诉人未提供正版光盘,但通过已公证的上诉人网站涉案被控侵权视频片尾能够确定涉案电视剧的原著作权人;视频片头显示了涉案电视剧的名称,能够证明视频内容就是涉案电视剧;北京某策划公司虽已被吊销营业执照,但其并未丧失民事主体资格,加盖该公司印章的《版权声明书》仍然真实有效。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在于:1、被上诉人是否取得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2、上诉人是否通过网络帮助他人实施侵犯著作权行为。

关于被上诉人是否取得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问题。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同时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本案中,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保全公证中涉案被控侵权视频播放的内容显示,涉案电视剧是由北京某策划公司、河南某公司、某制作中心联合摄制。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未提供正版光盘与涉案被控侵权视频比对,不能确定视频播放的内容就是涉案电视剧,仅凭视频播放的内容不能确定著作权人。从本案情况看,用户上传的视频共有52个,每个视频下方均标注了与涉案电视剧一致的名称以及集数的代码,并按顺序依次排列,形成完整的整体。再结合证据保全公证中视频播放的内容,并在上诉人无证据证明还有其他电视剧与涉案电视剧名称相同的情况下,能够认定视频播放的内容与涉案电视剧相一致,进而能够认定上述三公司是涉案电视剧的著作权人。现上述三公司共同出具《版权声明书》将涉案电视剧的全部权利(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转让给北京某文化公司。北京某文化公司又将涉案电视剧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广州某传播公司在授权期限内独家使用,广州某传播公司又将上述权利转授予被上诉人在授权期限内独家使用,故在上诉人未能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在上述授权期限内享有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上诉人认为,作为著作权人之一的北京某策划公司在出具《版权声明书》之前已被吊销营业执照,不具有授权资格,《版权声明书》应属无效。本院认为,北京某策划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并不影响其作为民事主体依法享有著作权并处分该权利。因此,上诉人的上述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是否通过网络帮助他人实施侵犯著作权行为的问题。本案的关键在于判断上诉人作为提供网络存储空间的视频分享网站的经营者,对其用户通过其网站上传涉案作品的侵权行为是否具有主观过错,也就是说,其是否明知或者应知其用户上传的涉案作品侵权。首先,上诉人网站提供了影视等频道的分类和视频搜索等服务,该种设置便于公众通过分类和搜索功能有针对性地选择观看相关内容,同时也便于上诉人审核用户上传的内容,避免明显的非法或侵权内容存在,但另一方面也方便了侵权作品在网络上的传播。其次,根据常理可知,制作影视作品需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权利人在通常情况下一般不会将作品在互联网上免费发布供公众无偿下载或观看。上诉人作为专门从事影视、娱乐等内容的视频分享网站的经营者,应该意识到其用户上传的作品中会存在著作权问题,其在日常维护和管理中应当能够发现涉案视频不是个人制作,但上诉人却怠于行使审查义务,放任侵权行为的发生。故其虽没有直接实施上传涉案侵权作品的行为,但为他人实施侵犯著作权行为提供了帮助,主观上具有过错,其行为不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为服务对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可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条件。故上诉人关于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0元,由上诉人上海某科技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郑军欢

代理审判员

 

徐燕华

代理审判员

 

刘俊炜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刘晓静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其他文章
上一篇:崔亚斌诉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南方新闻网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
下一篇:时锋与中央文献出版社、龚**侵犯著作权纠纷案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我也说两句

  
首都之窗北京房产律师北京婚姻律师北京律师协会徐韬法律服务网法律教育网
法律图书馆深圳律师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关键词如: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房产法律顾问 金融法律顾问 在线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顾问
公司法律顾问 专项法律顾问 常年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顾问
北京法律咨询 企业法律顾问 法律咨询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
婚姻法律顾问 刑事律师咨询 房产律师咨询 婚姻律师咨询
法律咨询  |  法律顾问  |  合同范本  |  法律文书  |  在线投稿  |  聘请律师  |  司法资讯 |  本站声明  |  网站留言  |  申请链接
 Copyright 2002 北京律师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13910190621 18612565738
  京ICP备05065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