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咨询网
  首        页 首席律师 律师团队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法律文书 合同范本 在线投稿  
  公司证券 金融保险 建筑房产 民商经济 刑事诉讼 知识产权 婚姻继承 法律顾问  
北京律师在线投稿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代写诉状、答辩状,合同等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法律顾问建议函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解答的二百余例法律咨询,拟咨询者请预览本栏目内容,也许您的问题在此可以找到完满的答案。如果您需要律师对您的问题进行专门解答,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在线咨询”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精选了买卖合同、劳动合同、建筑安装合同等20大类,几千篇合同范本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起草专门合同,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创作的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申诉状等6大类,200余篇法律文书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代写法律文书,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选登法律学术及实务类文章,不接收任何咨询、信访、投诉、控告文章;欢迎广大网友向本栏目投稿,文章一旦被选登,您有机会享受本站VIP会员待遇。
当前位置:北京律师在线 >> 民商经济 >> 民商案件代理词精选 >> 浏览文章
张X荣诉北京久特久新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纠纷案代理词
时间: 2012年07月15日 来源:北京律师在线 作者: 曹小明律师 浏览次数:
审判长:

    北京市大都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北京久特久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特久公司)委托,指派我出席今天法庭,为维护我方当事人合法权益,本代理人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  原、被告1998年4月1日签订的《合作协议》因原告的原因而没有实际履行。
    首先,依据《合作协议》的第2条,原告张X荣应该投入生产涂料所需的生产和试验设备。可是原告只投入了一台价值3600元旧的水泥搅拌机,并且还将此台搅拌机以变卖的方式收回。
    1998年8月原告张X荣提出不再合作后,为了要回该台设备,原告张X荣便将涂料厂工人赶到山上,不让生产。后来,海淀区科技发展中心主任刘玉华、久特久公司张成水出面调解,1999年春天久特久公司答应花3600元钱将该台设备买过来,并付清该设备款才将此事件平息。被告证人刘玉华、唐党生都出庭证明上述事情经过,原告张X荣对此未提出有力异议和反证,法庭当庭对此两份证据予以认可。
    原告如果是涂料厂厂长就没有权利要回他已投入到久特久公司的设备,更不可能将工人赶到山上不让涂料厂生产,因为投入设备,进行生产都是他份内的事。
    其次,原告张X荣在庭审中关于他一直任涂料厂厂长的说法是谎话连篇,破绽百出。
    陈法官问:“张X荣你的出库单是从哪来的?"张X荣答:“1998年至今出库单一直由我保管,锁在我抽屉里”陈法官又问:“那为什么没有1999年和2000年上半年的出库单?”张X荣答:“1999年和2000年上半年没有工程,也就没有生产“陈法官又问:“那这段时间没有生产你也一直呆在涂料厂里?”张X荣答:“是的,我天天呆在涂料厂。"这段问答已充分揭示了原告张X荣的谎言。因为:1、1999年和2000年上半年有工程,分别是云南科委培训中心、南昌师范大学、浙江瞿州等项目,涂料厂生产了大量涂料,久特久公司有销售合同和票据等等为证。2、久特久公司出库单存根是一年一结,不可能数年锁在一人抽屉里,否则公司财务无法对生产销售进行统计和监督。3、张X荣说一年半时间没有生产,天天呆在涂料厂,还有几名工人,这简直是个弥天大谎。
    陈法官问:“张X荣出库单上为什么没有你的签名?出库单主管一栏为什么有阎永明的签名?”张X荣答:“我只是厂长,主管工作,不需要我签名,阎永明的签字是我让他签的”。这又是一个谎言,因为庭审中他和阮X龙都说阎永明是涂料厂看大门打扫卫生的,怎么一下又变成不需久特久公司任命和授权就可在主管栏目签字的人。
    本律师问:“张X荣你既然说一直是久特久公司付总又是涂料厂厂长,那么请问你2001年久特久公司办公室主任是谁?”张X荣答:“一般由付总兼,具体不知道"。本律师告诉他,2001年久特久公司办公室主任是宫芳然,国家海洋局正局级退休干部。
本律师问:“张X荣,久特久公司2001年几月搬了家?都搬到哪?有几间办公室?”张X荣答:“时间不知道,地点好象是航空港,办公室间数不知道"。本律师告诉他,2001年5月4日,久特久公司由万泉河路22号搬到民族大学车队,有三间办公室。
本律师问:“张X荣,2001年久特久公司安排了几名大学生到涂料厂实习?是男是女?哪个大学的?实习时间多长?"张X荣答:“不知道,我也不管这些”。本律师告诉他,有三名安徽建筑工程学院大学生名字叫白凯、殷玉璋、扬国喜,两男一女,实习时间一个月。
本律师问:“张X荣,2000年涂料厂有哪些工人?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张X荣答:“有丁显发,丁显发的老婆、陈大伟、阮X龙"。本律师告诉他,2000年涂料厂工人是李刚、丁显平、胡文玉、胡文海、阮X龙。
    本律师闯:“张X荣,你与久特久公司合作都投入了什么设备?”张X荣答“投入了很多设备"本律师问:“你投入设备有何凭证,请出示?"张X荣答“没有”。
原告口口声声说1998年至今他一直是久特久公司涂料厂厂长,还兼久特久公司付总,主管涂料厂工作,连工厂停产一年多都坚守岗位,却不不知道2000年小小涂料厂有几个工人,不知道2001年久特久公司办公室主任是谁,不知道2001年久特久公司搬家到哪等等,这难道不荒唐吗?
    第三、原告张X荣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从1998年4月至今一直任涂料厂厂长,被告久特久公司的反证能够证明原告张X荣只干了四个月涂料厂厂长,就终止了与久特久公司的合作。
    原告证人阮X龙出庭证明张X荣从2000年3月他进入久特久公司时起就任涂料厂厂长,此前的事他不清楚。阮X龙当庭做伪证,把涂料厂真正厂长阎永明说成是看大门的。本律师向法庭申请传阎永明到庭对质,令人遗憾的是法庭暂不允许。阮X龙是被久特久公司开除的员工,其本人在庭审中也认可被除名这一事实。阮X龙对久特久公司总经理丁阳发恨之入骨,数次扬言要报复久特久公司和丁总。阮X龙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其出庭作证是出于报复久特久公司和丁总。即便阮X龙做伪证,也未能证实张X荣从1998年至今一直任涂料广厂长。
    原告的另一名证人李纳新的证词没有证明张X荣从1998年至今一直任涂料厂厂长,他只是说去过三次看见张X荣在涂料厂。相反李纳新还证明张X荣到内蒙去承包过工程,这与被告在答辩状中叙述是相一致的。
    原告没有举出他任厂长的有效证据,比如会议记录,工作记录、考勤记录、每月领取2500元费用的凭证(因为依据合作协议他任厂长每月久特久公司要向他支取2500元费用开支)等,相反原告庭审中的发言已充分揭示出原告并未一直任涂料厂厂长,《合作协议》未实际履行。
    被告证人刘玉华在第一次开庭时出庭证明张X荣在《合作协议》签订后担任了四个月久特久公司涂料厂厂长。由于产品质量不合格,市场销路没打开,感觉合作无利可图,提出做的越多赔的越多。1998年8月原告张X荣在承包了内蒙集宁假日酒店工程后提出不再合作,并且将投入涂料厂的唯一一台设备——价值3600元搅拌机卖给被告久特久公司。久特久公司派张成水任涂料厂厂长,继续生产经营。
    张成水自书了“关于在久特久公司任职情况的说明"印证了1998年8月后他出任久特久公司涂料厂厂长,张X荣不再担任涂料厂厂长。
    此外,被告证人陈申尧、孙风鱼在第一次开庭期间都出庭证明在他们各自任职期间,张X荣也未担任过涂料厂厂长。被告在第一次开庭时提供的四份证据都已质过证,原告未提出实质异议。
    另外,1998年9月2日久特久公司会议记录,1999年1月16日久特久公司会议记录,2000年终总结也印证了上述人事变动。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原、被告1998年4月1日签订合作协议后,由于原告张X荣的原因,合作协议没有履行,所以原告主张厂长奖金缺乏基本事实依据。

    
二、原、被告1998年4月1日签订的《合作协议》,实际上已于1998年8月解除。    
    首先、原告张X荣1998年8月承包内蒙集宁大酒店工程,他向当时久特久公司主管领导刘玉华、丁阳发提出不再合作,便带着他的工人到内蒙去施工。这一事实不但有被告证人刘玉华、张成水证明,还有原告证人李纳新证言印证。原告的上述行为实际是解除《合作协议》的请求,被告另行安排张成水任涂料厂厂长实际上是同意原告解除合同的请求。
    其次、原告张X荣到千里之外的内蒙集宁去承包工程并施工,他也根本无时间和精力对涂料厂进行日常生产经营和管理,更谈不上尽职尽责对产品质量负责。据此,他根本无力履行《合作协议》中他承担的义务。
    再次、原告张X荣将投入到久特久公司房山涂料厂的唯一一台设备价值3600元的搅拌机也转卖给被告久特久公司,这也充分说明原告事实早已退出合作。
    第四、1998年至今久特久公司房山涂料厂厂长己换了五任,原告从未提出过异议。现在原告拿着这份双方早己不履行《合作协议》起诉被告要厂长奖金,要继续履行合同,实属起诉动机不良。

    
三、每吨500元的厂长奖金具有专属性,是以履行特定义务为前提的
    原告张X荣起诉每吨500元的厂长奖金,根据《合作协议》规定他必须满足以下条件,才有权主张每吨500元厂长奖励:l、原告是涂料厂厂长;2、原告全面负责涂料厂生产管理;3、原告对生产质量负责,必须验收合格;4、原告完成销售合同任务,对销售负责;5、原告投入生产及试验设备。
    没有证据证明原告1998年至今一直任涂料厂厂长,履行了管理涂料厂日常生产,对产品质量负责了,投入了生产和试验设备。被告有证据证明原告只担任了四个月涂料厂厂长,在他任厂长的四个月里只是试生产,试生产的几吨产品质量都不合格,没有形成销售。原告还将已投入到涂料厂的唯一一台设备以转卖的方式收回,从而退出合作。合作协议未实际履行,原告谈何奖金?因为厂长奖金只专属于担任厂长并履行了特定义务的人。另外,原告凭空捏造出来的607吨与久特久公司有何关系?原告应该证明他履行了《合作协议》所规定的五项义务,并且拿出验收合格证、销售合同、销售发票来,否则是自欺欺人。

    
四、原告提供的大量与本案毫无关系出库单,还伪造了大量被告的出库单,凭空捏造607吨彩沙涂料产量,这不仅与事实完全不符,也不能证明其诉讼请求。另外,原告应对其伪证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针对原告提供的出库单,被告逐一辨认,分类统计,结果如下:
  l、  原告提供与本案毫无关系的信州乡友公司出库单65张;北京奥卫士公司出库单2张;呼市出库单13张;无单位名称也无签名的出库单4张。
  2、  原告将久特久公司入库单二十六张混水摸鱼夹在出库单里,并且将其中九张入库单的“入”字直接篡改为“出”字,冒充出库单,公开伪造证据,请求法院追究原告伪证责任。
  3、  原告提供的久特久公司出库单共计185张,没有一张盖有久特久公司的印章,均为无效力的出库单,但为了进一部揭穿原告的非法动机,被告对此185张出库单分类统计。结果如下:无任何人签名的6张;伪造丁显发签名的l张;只有阮X龙一人签名的66张;只有王铁拄一人签名的2张。无任
    何人签名的出库单以及只有一人签名的出库单都是毫无效力的出库单。
  4、经统计有两人签名的久特久公司出库单有109张,其中只有12张与久特久公司有关,是久特久公司当时有权签名的职工签署的,但这些出库单未加盖久特久公司印章,依然是无效的。其他的87张出库单都是与久特久公司无关人员签署的虚假出库单。这12张与久特久公司有关的出库单分别是:
    (1)2000年7月6日当时久特久公司房山涂料厂付厂长陈申尧与久特久公司工程部负责人甘国华签字的,中涂 B-21 34,22桶,中涂B-2137,4桶,BC-01,2桶,出库单;
    (2)2000年7月21日,陈申尧与甘国华签字的中涂B-2133,4X37.5 Kg,中涂B-2138,19X32Kg,甲苯1X160Kg出库单;
    (3)2000年7月24日陈申尧与张成水签名的,B-2136中涂58Kg,B-033中涂40Kg,白带黑点140Kg,面漆15Kg出库单;
    (4)2000年8月3日,陈申尧与张成水签名的中涂320X25Kg出库单;
    (5)2001年3月23日当时久特久公司房山涂料厂负责人阮X龙与久特久公司工程部负责人甘国华签字的:桃红中涂45l,2桶,90Kg;灰中涂30Kg,1桶;铁红涂料25Kg,6桶,150Kg出库单;
    (6)2001年3月23日阮X龙与甘国华签字的,面漆45Kg5桶;B-2140中涂40Kg22桶出库单;
    (7)2001年3月23日阮X龙与甘国华签字的,桃红45Kg2桶;灰30Kgl桶;面漆45Kg5桶;B-2140灰,40Kg22桶出库单;
    (8)2001年4月1日阮X龙与甘国华签字的B-2137,3桶,100Kg~B-2138,27桶,1080Kg出库单;
    (9)2001年4月25曰阮X龙与甘国华签字的B-2101,30Kg,21桶;B-2038,30Kg,10桶;面漆50Kg,1桶;底涂30Kg,2桶出库单;
    (10)  2001年4月25日阮X龙与甘国华签字的TC-317,30Kg,7桶出库单;
    (1 1)  2001年3月30日阮X龙与甘国华签字的B-2137,白色40Kg,7桶280Kg出库单;
    (12)  2001年7月28日阮X龙与胡文海签字的B-2103,18桶出库单。
    其他87张两人签名的久特久公司出库单,除了一方阮X龙是当时久特久公司员工外,另一方是与久特久公司无关人员签字。这些签字人不是久特久公司工作人员,久特久公司从未授权其签字。例如:有李长永签名出库单35张;于瑞民签名出库单6张,张建全签名8张,还有若干看不清楚的签名,这些人的签名与久特久公司无关。

五、原告的起诉已经过了诉讼时效。 
    被告如果真的拖欠了原告的厂长奖金,原告应该在两年诉讼时效其问主张权利。原告在长达四年多时间里,从未对久特久公司主张过厂长奖金,原告不与被告进行涂料生产合作后,还有其他业务往来,比如原告张X荣卖沙给被告久特久公司,原告每次只来要卖沙款,如果拖欠其奖金他能不提吗?因此,原告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依据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原、
被告《合作协议》已经解除,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
 
 
       北京市大都律师事务所 曹小明  律师
 
                   2003年2月12日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其他文章
上一篇:余丽莉诉北京京都薇薇美容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特许经营纠纷案代理词
下一篇:张某交通肇事人身损害赔偿代理词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我也说两句

  
首都之窗北京房产律师北京婚姻律师北京律师协会徐韬法律服务网法律教育网
法律图书馆深圳律师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关键词如: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房产法律顾问 金融法律顾问 在线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顾问
公司法律顾问 专项法律顾问 常年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顾问
北京法律咨询 企业法律顾问 法律咨询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
婚姻法律顾问 刑事律师咨询 房产律师咨询 婚姻律师咨询
法律咨询  |  法律顾问  |  合同范本  |  法律文书  |  在线投稿  |  聘请律师  |  司法资讯 |  本站声明  |  网站留言  |  申请链接
 Copyright 2002 北京律师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13910190621 18612565738
  京ICP备05065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