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咨询网
  首        页 首席律师 律师团队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法律文书 合同范本 在线投稿  
  公司证券 金融保险 建筑房产 民商经济 刑事诉讼 知识产权 婚姻继承 法律顾问  
北京律师在线投稿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代写诉状、答辩状,合同等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法律顾问建议函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解答的二百余例法律咨询,拟咨询者请预览本栏目内容,也许您的问题在此可以找到完满的答案。如果您需要律师对您的问题进行专门解答,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在线咨询”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精选了买卖合同、劳动合同、建筑安装合同等20大类,几千篇合同范本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起草专门合同,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创作的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申诉状等6大类,200余篇法律文书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代写法律文书,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选登法律学术及实务类文章,不接收任何咨询、信访、投诉、控告文章;欢迎广大网友向本栏目投稿,文章一旦被选登,您有机会享受本站VIP会员待遇。
当前位置:北京律师在线 >> 民商经济 >> 民商案件代理词精选 >> 浏览文章
市二轻局诉《南方周末》名誉侵权案代理词
时间: 2012年07月15日 来源:北京律师在线 作者: 张思之、阎如玉 浏览次数:
合议庭:
    受北京市吴栾赵阎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们受托作为本案第二被告《南方周末》的诉讼代理人,参加本案诉讼活动,现就本案涉及的问题发表以下意见:
    刚才第一被告的代理律师就本案原告市二轻局作为国家行政机关,是否有权主张所谓“名誉侵权”问题提出的见解,因其不仅合于法理,而且完全符合我国宪法和民事法律的相关规定,我们完全赞同。谨郑重声明:她们的那些观点,代表了、传达了我们的意见。对此声明,恳请记录在案,以备查考。
    为了更加充分地反映我们的观点,略作两点补充:
    第一,我国民法对于应否承担民事责任,主要实行“过错原则”;而人民政府对于来自社会各方面的批评、建议、包括舆论监督,即使不尽客观、或有过分,历来遵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方针,面不允许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批评者和新闻媒介诉诸法庭,因为,这种观点与做法不仅有悖于党中央的“三讲”精神和中央的一贯政策,会堵塞言路,导致人民政府脱离人民,其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我们注意到起诉状的一个重要提法,即戴文发表后,给该二轻局的五位领导增加了不少精神压力,损害了他们的名誉。这无疑说明:无论戴文是否或有多少失实,都不发生侵犯二轻局这个行政机关的名誉权问题。至于五位领导认为损害他们的名誉,依照民法通则的规定,他们理所当然地有权另行起诉,请求裁决。至于本案诉求的无法无理,应予驳回,也就不必多论了。
    下面,我们就《南方周末》刊载的戴煌文章的内容是否严重失实,从而构成侵权,说明情况,提出见解。这是本案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或者说,事实真相问题,故不得不逐一陈明。
    戴文作为报道,所反映的问题是客观的,主要内容是如实的,在法庭调查中,被告方提供的证据,足以证实这一点。
    起诉书列举戴文有八点“失实”。我们按照原告的行文略作归纳,依据法庭调查中核实的证据,分别予以剖析或批驳,以明真相。
    1.当帐篷厂已有大批职工下岗,工厂生产、职工生活处于十分艰难之时,该厂厂领导之子却能进厂上岗,拿着帐篷厂的工资,到原告处上班开车,为原告服务,已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样做正常吗?对帐篷厂下岗职工公平吗?原告说:“李x涛在外厂工资较高,并不是一分工资开不出”,这是连李x涛的母亲李某某在她的诉状中都不敢说的理由,他们的领导居然编出来了。那我们要问:为什么偏要去一个工资较低的厂子,进厂之后再连连晋级提薪?这是为什么呢?原告又说:这是“正常招工录用,不是调入”。姑且不论这些说法与李某某的陈述互相矛盾,录用也好,调人也罢,从外面进到了帐篷厂总归是铁的事实吧,进厂之后拿着厂里的工资却去二轻局上班,不论是给张局长或哪个副局长开小轿车,难道还能抹杀给局里工作的事实?这些事,要害在于帐篷厂有人以权谋私,原本不涉及原告的名誉,可是,原告这样不顾事实一讲歪理,倒真的无助于提高二轻局作为政府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本应享有的声誉了。扼要地说,戴文对这一客观事实的反映,意在揭示一个以权谋私的现象,予以批评,与原告的“名誉权”根本没有关系。
    2.关于拆扒帐篷厂厂房变卖场地而引发职工上访事件。有据可查的是,兵工房地产开发公司一方违反有关动迁的地方法规和行政规定,在没有取得合法手续、房屋拆迁许可证以及没与帐篷厂达成动迁安置协议的情况下,对帐篷厂1189.93平方米房屋拆扒,构成侵权,帐篷厂职工维权举措正确,案经省高级法院审理,帐篷厂依法获得经济赔偿。职工在依法维权过程中,曾集体到原告处上访,并罢免了专权的厂长。戴文对于事件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一系列情况如实地作了报道,说明某些官员压制民意、压制民主的不负责任态度。有的官员认为“拆迁是政府行为,我们局阻止不了”!说“原动迁方案是经过研究的,是可行的”。文章还揭示原告对职工代表的意见“不置可否”,或是“虚晃一枪”。这些意见并不尖锐,仅止于反映客观真实。二轻局负责官员推诿责任让职工去找市建委出具的介绍信,难道不能说明真相?现在原告还坚持认为“动迁是依法进行的,不存在违法的地方”,与省高院的意见完全对立,从而充分证明戴文的真实性,无可指责,难道还有疑义?
    3.原告向连年亏损的集体企业——帐篷厂收取管理费,并且断言这种行为合理合法;可是义在诉状中说:“李上交的不是管理费,而是厂里欠联社的资金。”那么我们要问:帐篷厂何时欠了联社多少资金?问题的要害在于:既然原告认为收取管理费合理合法,那又为什么把原先入账的管理费收据换成“借款”收据?这种改换是不是弄虚作假?为什么要弄虚作假?从法律的角度衡量,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戴文的主旨在于报道一个同职工两条心的厂长怎样地虚掷了他们的血汗钱,原告人如此一辩,对事实加以掩盖,就使人看出他们与那位厂长竟确是十分一致了。戴文对上交管理费这一事实的客观报道,根本上说,又有什么不对呢?
    4.帐篷厂作为一家起初连续四年利润超过百万的集体企业,“从1988年开始,像走马灯似地换了六任厂长,企业一蹶不振”,李某某是第六位由原告任命的厂长,该厂广大职工对她的基本评价是:“以权谋私,大肆挥霍企业财产”,对此,全厂职工有目共睹,李某某终因擅自越权口头同意兵工房地产开发公司拆扒厂房,给工厂造成至今无法挽回的重大经济损失而被职工大会依法罢免。对于她的劣迹,原告人以“瑕不掩瑜”加以掩护;然而我们要问:你们既然承认此人有“瑕”,就应向法庭说出她的“瑕”都表现在哪里?又属于哪种性质?可不可以揭露与批评?在我们看来,她身上不仅有“瑕”,说是劣迹斑斑也决不为过,考虑到不是本案的重点,这里暂不详予陈明。总之,原告认为此人“比较称职”的辩解是与实际相背的。戴文的内容真实可信。
    5.职工代表大会依法改选厂长之后不久,新厂长和全厂职工收到二轻局关于刘敏霞、李某某的任免通知的第十天,几个歹徒居然对刘厂长住宅实行打砸,二十四天后,五名歹徒有恃无恐地深夜破门,血洗了刘厂长一家,刘受伤住院。此后不久,厂里职工与家属义有二人遭歹徒血刃,一死一伤。该厂人心浮动,法律顾问出于责任感,连连向社会发出呼吁,他在第五次呼吁中直指有关公职人员:“你们还要让黑手党横行到几时?……你们再不能束手无策、听之任之了!”戴煌文章报道呼吁转述事实,又有什么错?二轻局诉状中说,他们不知道(其他两起案件)是正常情况。这正是二轻局对血案漠然视之的铁证!二轻局硬说“三起血案与帐篷厂罢免厂长、民选厂长无关”。请问:刘敏霞作为该厂的一位纯朴、忠厚老工人,被选为厂长之前,有人对她进行过威吓、打砸直至血洗吗?其他两起,为什么偏偏发生在积极反对李某某的错误行径以及带领工人上访反映厂内问题要求民主选举厂长的李中欣、郭荫范的家中?有什么“事实”证明这些都属偶发事件?原告代理人称“血案都不是发生在厂内,所以与罢免厂长、民选厂长无关”,以此证明戴文失实;他们还说,刘敏霞事,她家的东西只有一件被击裂,只见墙上溅了几滴血,并不严重,够不上“血流如注”,以此论证戴文失真;但这除了明证一个行政机关在这里失去了维民、护民的立场之外,还能有什么可说的呢?
    审判长:问题不是戴文“硬把另两起案件与民选厂长联系在一起”,这是事物本身有机的联系,并不以哪些人的意志为转移。目前有关血案的侦查与审理情况,更进一步地说明了这个判断的准确无误。至于说什么戴文“说明原告默认、纵容血案的发生,丧失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是原告的虚构,意在表明报道失实。可惜毫无根据,通观戴文,哪里有这些断语!
    应说明:戴文并没有偏听群众的一面之词,他在报道中《二轻局的态度》专节里集中反映了二轻局领导的意见,如实地交代了对群众反映情况的更正,如:“至于买小汽车,没有那回事”等。有的则引用了二轻局领导的话作了充分的解释,从而间接地纠正了群众反映的有出入的意见,这难道不是客观的、求实的态度?对此又有什么可以责难的呢?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一个不容置辩的结论:原告人的诉求,既不符实际,又不合情理,而且与我国的现行法律与相关政策直接违背,我们对它持否定态度是正确的,予以批驳也是必要的。
    审判长:还有必要说明的是,原告人在其诉讼请求中要求本案十个被告“赔偿损失100万元”;但细查其理由,竟无一字涉及这是什么损失,为什么索赔百万之巨?原告人在庭上回答审判长对于这个问题的询问时依然闪烁其辞,不敢正面阐述问题,说不出他们到底有没有、有哪些损失。依照规定,名誉权涉及的损害,无非是两个方面,即物质的和精神的两种。原告人说得清他们在物质上受到了怎样的“损失”吗?至于精神上的,起诉状不用“损害”而用“损失”,恰恰说明原告人对这一项采用着欲言又止的态度,从而又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原告人作为行政机关,是明知自己无权就“名誉侵权”提起诉讼的。至于二轻局的某位领导人认为自己在精神上因戴文的传播而受到了损害,前已说明,他可以举出证据另行起诉,甚至请求被告人赔偿数额更大的巨款,但那是与本案无关的另一码事。
    诚然,原告诉状中列举有六项损害事实,可是这六项要么属于乱扣政治帽于,如“助长了无政府主义思潮的泛滥”;要么与原告无关。如:“使市委、市政府蒙受了很多不白之冤”,“影响了该市的经济发展”。可是,这些所谓“事实”,即使有人认为可以成立,试问与二轻局有什么关系?市委、市府授权你们代为主张损害赔偿了吗?我们注意到,原告向法庭提交了一位书记在一封群众信上的批示,要二轻局提起诉讼。姑且不论这个批示本身的是非,它不是市委或某书记的特别授权代理诉讼毕竟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经过法庭调查,原告终未能就上述六项损害事实提交任何证据,于是要求法院去该市调查取证,这又是出格的要求。《民事诉讼法》和相关的司法解释对法庭在什么条件下有权调查取证,作了明确的规定,其中包括“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本案原告连市纪委所作的与本案有关的《调查报告》都能弄到手,还有什么“客观原因”不能收集证据而要法庭代劳?其中有鬼,建议加以警惕!我们坚决反对,因为这不仅根本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更有悖于法庭公正审理。
    审判长:现在可以就全案作出判断了。我们认为:记者书面采访,是正当、合理的,这是基本常识,无可非议。戴文对帐篷厂围绕卖地、罢免并改选厂长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和职工群众的强烈反应的报道,是真实、客观的,文章呼吁维护社会正义、维护广大职工合法利益,抨击社会不良现象,主导思想正确。其中在枝节问题上的个别之处与事实有所出入(如帐篷厂有几栋办公楼房),不能由此认为“严重失实”,换言之不构成对原告名誉的侵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和第八条对此有着明确的解释。原告因所谓“失实”而构成“侵权”提起诉讼,与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规定也是违背的,因而根本不能成立。《南方周末》作为严肃的报刊,对稿件是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审核的。我们还作过实地调查。就我们手上掌握的材料,戴文揭露的恶劣行径、不法现象仅仅是问题的一个局部,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公布全部真相。这里只是想说,报社的审稿态度是认真的,至于在个别地方不符实际或者某些技术性的失察,我们将予改正;但我们决不会因发表戴文引发的诉讼而放弃我们实施舆论监督的职责。我们是人民的喉舌。我们相信人民,恰如我们相信人民的法官一样,唯其如此,我们将实现报社总编在今年元旦向全国人民作出的承诺:“我们决不放弃!”而作为律师,作为报社的诉讼代理人,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敢坦陈真相,严予执法呢?这就是我们的原则性态度。
    我们相信,合议庭对于一个无法无理的诉讼请求是不会支持的。我们决不怀疑,诸位法官能够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排除一切干扰,作出公正的裁决,我们指望合议庭执法的公正性。
     代理律师:张思之、阎如玉
     2000年1月13日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其他文章
上一篇:内蒙古万柏科技有限公司诉北京安快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代理词(一审)
下一篇:王某某诉丁某某、徐某某民间借贷案代理词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我也说两句

  
首都之窗北京房产律师北京婚姻律师北京律师协会徐韬法律服务网法律教育网
法律图书馆深圳律师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关键词如: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房产法律顾问 金融法律顾问 在线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顾问
公司法律顾问 专项法律顾问 常年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顾问
北京法律咨询 企业法律顾问 法律咨询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
婚姻法律顾问 刑事律师咨询 房产律师咨询 婚姻律师咨询
法律咨询  |  法律顾问  |  合同范本  |  法律文书  |  在线投稿  |  聘请律师  |  司法资讯 |  本站声明  |  网站留言  |  申请链接
 Copyright 2002 北京律师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13910190621 18612565738
  京ICP备05065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