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咨询网
  首        页 首席律师 律师团队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法律文书 合同范本 在线投稿  
  公司证券 金融保险 建筑房产 民商经济 刑事诉讼 知识产权 婚姻继承 法律顾问  
北京律师在线投稿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代写诉状、答辩状,合同等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须知!   北京律师在线法律顾问建议函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解答的二百余例法律咨询,拟咨询者请预览本栏目内容,也许您的问题在此可以找到完满的答案。如果您需要律师对您的问题进行专门解答,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在线咨询”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精选了买卖合同、劳动合同、建筑安装合同等20大类,几千篇合同范本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起草专门合同,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展示本站律师创作的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申诉状等6大类,200余篇法律文书供网友参阅。如果您希望本站律师为您代写法律文书,请注册会员并登陆会员中心,点击“我要代写文书”按钮,定购该项服务。
进入>>>    
本栏目选登法律学术及实务类文章,不接收任何咨询、信访、投诉、控告文章;欢迎广大网友向本栏目投稿,文章一旦被选登,您有机会享受本站VIP会员待遇。
当前位置:北京律师在线 >> 建筑房产 >> 建筑工程与土地使用权案例 >> 建设工程款支付案例 >> 浏览文章
浙江舜杰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金大元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时间: 2009年12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作者: 晨曦飛雪 浏览次数: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4)沪一中民二(民)初字第191号

  原告浙江舜杰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任国龙,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林镥海、王骐江,浙江沪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大元公司。
  法定代表人{顾1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易2X},该公司工作人员。
  原告浙江舜杰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公司0}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4年11月2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年12月21日、2006年3月22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浙江舜杰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委托代理人林镥海、王骐江,被告{公司0}之委托代理人{易2X}及被告{公司0}的原委托代理人丁晓文到庭参加诉讼。庭审后,被告{公司0}撤销了对丁晓文的委托。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浙江舜杰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舜杰公司)诉称,2002年2月29日,舜杰公司、{公司0}(以下简称金大元公司)根据《上海市建设工程施工中标(交易成交)通知书》(012629)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舜杰公司承建金大元公司“香梅花园一期A标”工程,工程承包范围包括:9#、10#、12#、13#、18#-22#住宅楼、室外总体、地下车库及会所的土建安装施工;合同造价暂定为人民币(下同)73,892,872元;发包人收到承包人递交的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后28天内进行审核,给予确认或者修改意见。发包人确认竣工结算报告后通知经办银行向承包人支付工程竣工结算价款。承包人收到竣工结算价款后14天内将竣工工程交付发包人。2003年1月3日,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根据《上海市建设工程施工中标(交易成交)通知书》(002119)另行订立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舜杰公司承建金大元公司“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承包范围为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的土建安装施工,合同价款暂定为15,876,094元。上述合同签订后,舜杰公司按约施工,按约竣工。2004年6月30日,舜杰公司向金大元公司送交工程竣工结算资料,其中“香梅花园一期A标”造价为128,111,701元,“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造价为18,437,844元,共计146,549,545元。舜杰公司送审后,由于金大元公司原因,拖延至今尚未审价完毕。至2004年4月,金大元公司总计向舜杰公司支付工程款78,200,000元(包括扣房款),故金大元公司尚欠舜杰公司工程款68,349,545元。舜杰公司遂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金大元公司支付工程款68,349,545元及其利息暂计2,583,613元,要求自2004年2月2日起算至金大元公司履行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2、依法对舜杰公司所承建的“香梅花园一期A标”工程进行拍卖或折价,并且确认舜杰公司对拍卖或折价的价款享有法定优先受偿权。
  被告金大元公司辩称,系争工程结算当时双方正在协商,故舜杰公司主张利息缺乏依据;双方的纠纷是工程余款纠纷而不是工程欠款纠纷,且舜杰公司主张的工程款数额明显过高。故金大元公司不同意舜杰公司的诉请,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经审理查明,2002年2月6日,舜杰公司取得香梅花园一期A标工程的《上海市建设工程施工中标(交易成交)通知书》。
  2002年2月29日(合同原文如此表述),金大元公司与舜杰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舜杰公司承建金大元公司开发的位于浦东新区花木路锦绣路口的香梅花园A标9、10、12、13、18、19、20、21、22号房、室外总体、会所及地下车库工程的土建安装施工;建筑面积约61,230平方米;开工日期2002年3月20日,竣工日期2004年1月30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小高层14个月内含桩基工程,高层20个月内含桩基工程;合同价款73,890,000元;组成合同文件:1本合同协议书、2中标通知书、3投标书及其附件、4本合同专用条款、5本合同通用条款、6标准、规范及有关技术文件、7图纸、8工程量清单、9工程报价单或预算书。双方有关工程的洽商、变更等书面协议或文件视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合同通用条款第2.1条约定:除专用条款另有约定外,组成本合同的文件及优先解释顺序如下:(1)本合同协议书、(2)中标通知书、(3)投标书及其附件、(4)本合同专用条款、(5)本合同通用条款、(6)标准、规范及有关技术文件、(7)图纸、(8)工程量清单、(9)工程报价单或预算书。合同履行中,发包人、承包人有关工程的洽商、变更等书面协议或文件视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合同专用条款第23.2条约定:本合同价款采用(2)方式确定;(2)采用可调节价格合同,合同价款调整方法/。合同附件3工程质量保修书第四条质量保修金的支付约定:工程质量保修金一般不超过施工合同价款的3%,本工程约定的工程质量保修金为施工合同价款的/%。合同另对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作了相应约定。
2002年10月9日,金大元公司(甲方)、舜杰公司(乙方)签订《上海香梅花园“A”标住宅小区工程施工总承包补充合同书》(以下简称补充合同),其中第1.5条承包范围约定:香梅花园工程项目“A”标范围内的9#、10#、12#、13#、18#-22#计9栋住宅楼、会所中心(售楼处)以及甲方指定范围内的地下车库(除室内精装修项目以外)等土建、安装工程施工。第1.8条约定:施工总承包工期小高层480日历天,高层610日历天。第2.2.1条补充合同组成及解释顺序约定:1、工程进行期间双方达成的补充协议及双方确认的明确双方权利、义务的会谈纪要;2、本补充合同书;3、原总承包合同书;4、招标承包工程的招标文件(包括解释说明及招标单位在决标之前发出的所有文件)、投标书(包括补函及所有询标确认文件)、中标通知书;5、工程图纸;6、标准、规范和其他有关技术资料、技术要求。第18条补充合同价款及调整中第18.2条约定:施工总承包管理配合费600,000元在整个合约履行期内闭口包干,不再作任何调整。第18.3条约定:开办费200,000元在整个合约履行期内闭口包干,不再作任何调整。第18.4条约定:补充合同价款在施工图预算确认后,如发生下列情况,结算时可调整工程价款:1、监理工程师和甲方代表确认的设计变更;2、甲方代表确认的现场工程量增减及合法、有效的签证(签证要求详见附件5);3、补充合同约定的其他增减或调整。第27.1条工程预、决算编制、审查原则约定:1、本工程预决算的编制按设计施工图、市建委颁布的1993年《上海市建筑工程综合预算定额》、《上海市建筑工程预算定额》、《全国统一安装工程预算定额上海市单位估价汇总表》定额及相应的费率计算顺序为原则。2、本工程的土建、安装等项目结算原则为工程总造价下浮3%。3、如采用上海市建设工程定额管理总站颁发的当期市场参考中准指导价的材料,其价格下浮3%。4、本工程涉及的甲供和甲方确认价格的材料设备:(1)不列入材料下浮3%计算;(2)按土建工程取费率的材料设备,列入工程总造价下浮3%;(3)按安装工程结算,不参与取费的材料设备,该部分材料设备款项不列入工程总造价下浮范围。5、工程决算由甲方进行审查,或由甲方委托工程造价专业咨询单位进行审查。按市建委关于工程造价结算审价的有关规定,乙方需完整的上报工程造价送审资料,甲方及甲方委托的工程造价咨询单位须在三个月内审计完毕。6、乙方应按设计单位提供的施工图纸正确编制施工图预算,经甲方审定后,以作办理工程付款及结算之依据。7、若在施工中发生设计变更或修改时,且影响造价的,经甲方审核同意后,按有关计费标准在工程结算时一并解决。该合同附件5关于签证第2条约定:签证事项必须由乙方项目经理、甲方代表、工程师共同签署与确认,涉及设计内容的还必须由设计院签认方才有效。补充合同另对工期延误、工程质量及验收、工程款的支付、材料设备的供应等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作了相应约定。
  2002年12月16日,舜杰公司取得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的《上海市建设工程施工中标(交易成交)通知书》。
  2003年1月3日,金大元公司、舜杰公司又就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舜杰公司承建金大元公司开发的位于本市浦东新区花木路锦绣路口的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的土建安装施工;建筑面积约8,310平方米;开工日期2002年12月20日(以开工报告为准),竣工日期2003年6月18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190天;合同价款15,876,094元;组成合同的文件:1本合同协议书、2中标通知书、3投标书及其附件、4本合同专用条款、5本合同通用条款、6标准、规范及有关技术文件、7图纸、8工程量清单、9工程报价单或预算书。双方有关工程的洽商、变更等书面协议或文件视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合同通用条款第2.1条约定:除专用条款另有约定外,组成本合同的文件及优先解释顺序如下:(1)本合同协议书、(2)中标通知书、(3)投标书及其附件、(4)本合同专用条款、(5)本合同通用条款、(6)标准、规范及有关技术文件、(7)图纸、(8)工程量清单、(9)工程报价单或预算书。合同履行中,发包人、承包人有关工程的洽商、变更等书面协议或文件视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合同专用条款第23.2条约定:本合同价款采用(2)方式确定;(2)采用可调节价格合同,合同价款调整方法/。合同附件3工程质量保修书第四条质量保修金的支付约定:工程质量保修金一般不超过施工合同价款的3%,本工程约定的工程质量保修金为施工合同价款的/%。合同另对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作了相应约定。
  上述合同签订后,舜杰公司按约进场施工,并于2004年2月1日竣工。后系争工程分别于2004年3月5日、3月18日、3月29日取得上海市浦东新区建设局颁发的《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证书》。 
2004年6月6日,舜杰公司向金大元公司提交《工程结算申请书》,要求对系争工程进行结算。
  2004年6月30日,舜杰公司提交香梅花园A标送审竣工资料。2004年7月7日,金大元公司收到舜杰公司提交的土建及安装结算书各一份。
  另查明,金大元公司于2001年12月12日编制的香梅花园一期《建筑工程施工招标文件》第四条“投标报价”载明:1、本工程各投标单位依照招标单位提供的图纸、工程量清单(暂定)及参考造价计算工程造价;2、各投标单位根据企业的情况自行决定工程投标造价及浮动率与取费标准、子目单价。若中标,除工程量按实际图纸调整外将一次包定,今后工程竣工结算不再调整;3、开办费:各投标单位根据自身情况并结合工程有关资料和实际需要单独计取费用,不列入工程投标报价内;4、各投标单位在投标标书编制时按照2001年12月份的中准价-3%执行;5、安装工程部分设备中若中准价没有的及部分特殊材料价格按招标单位提供的暂定价计算,结算时按实调整;6、招标单位提供的实物工程量,施工阶段按施工图进行调整;但其单价和取费标准不变,以投标时报价为准,竣工结算时不作调整。第五条“工程造价编制依据”载明:1、招标单位提供的设计资料;2、上海市建筑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3、上海市建筑工程综合预算定额(一九九三);4、上海市房屋修缮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5、全国统一安装预算定额上海市单位估价汇总表(一九九三);6、上海市统一施工机械台班费用定额(一九九六);7、上海市建设工程材料预算价格(一九九三);8、上海市建筑装饰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9、上海市建筑安装工程预算定额费用标准(一九九三);10、上海市建委、建管办、定额管理总站颁发的文件或规定;11、本工程招标文件的有关规定;12、中标单位在投标文件中自报的造价浮动率。第六条“工程款支付和结算办法”第2项载明:工程款预决算以上海市九三土建、装饰定额及相应的收费标准。第七条“材料、设备的供应方式和结算办法”第5项载明:本工程所用的材料(包括进口材料)一律按“上海市建设工程材料预算价格(一九九三)”及建设工程定额管理总站发布的有关规定计价;第6项载明:本工程所用的设备一律按出厂价(即订货合同价)计价。
  舜杰公司2002年2月5日编制的《“香梅花园一期A标工程”投标书》第三部分“开办费明细表”载明开办费400,000元。第四部分“工程报价书”中载明:一、定额套用:《上海市建筑工程综合预算定额单位估价汇总表》和《全国统一安装工程预算上海市单位估价汇总表》及定额站颁布的有关文件;二、编制依据:(1)招标文件、答疑会纪要及其他有关资料;(2)实物工程量清单;三、主材取定:按2001年12月份中准价下浮3%取定;四、取费标准:土建9#、10#房为一类取费,其他为二类取费,安装为三类取费;五、本造价现以建设方提供的参考工程量清单计价,如中标,则依据图纸按实调整;六、工程造价汇总表:(下浮3%后合计)73,492,872元。
  金大元公司于2002年11月编制的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建筑工程施工招标文件》第四条“投标报价”载明:1、本工程各投标单位依照招标单位提供的图纸、工程量清单及参考造价计算工程造价;2、各投标单位根据企业的情况自行决定工程投标造价的浮动率。若中标,将一次包定,今后工程竣工结算不再调整;3、开办费:各投标单位根据自身情况并结合工程有关资料和实际需要单独计取费用,不列入工程投标报价内;4、各投标单位在投标标书编制时按照2002年10月份的中准价±0.00执行;5、安装工程部分设备中若中准价没有的及部分特殊材料价格按招标单位提供的暂定价计算,结算时按实调整;6、招标单位提供的实物工程量,施工阶段按施工图进行调整,但其单价和取费标准不变,以投标时报价为准,竣工结算时不作调整。第五条“工程造价编制依据”载明:1、招标单位提供的设计资料;2、上海市建筑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3、上海市建筑工程综合预算定额(一九九三);4、上海市房屋修缮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5、全国统一安装预算定额上海市单位估价汇总表(一九九三);6、上海市统一施工机械台班费用定额(一九九六);7、上海市建设工程材料预算价格(一九九三);8、上海市建筑装饰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9、上海市建筑安装工程预算定额费用标准(一九九三);10、上海市建委、建管办、定额管理总站颁发的文件或规定;11、本工程招标文件的有关规定;12、中标单位在投标文件中自报的造价浮动率。第六条“工程款项的支付办法”第1项载明:本工程项目价款结算按沪建行经字(1989)第83号文《上海建设工程价款结算实施办法》执行。第七条“材料、设备的供应方式和结算办法”第5项载明:本工程所用的材料(包括进口材料)一律按“上海市建设工程材料预算价格(一九九三)”及建设工程定额管理总站发布的有关规定计价;第6项载明:本工程所用的设备一律按出厂价(即订货合同价)计价。
舜杰公司于2002年11月27日编制的《“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投标书》第三部分“开办费明细表”载明开办费120,000元。第四部分“工程预算书”中载明:一、定额套用:《上海市建筑工程综合预算定额》(一九九三)、《上海市建筑装饰工程预算定额》(一九九三)、《上海市安装工程单位估价汇总表》(一九九三);二、编制依据:(1)实物工程量清单,(2)招标答疑纪要;三、主材取定:按2002年10月份信息价取定,部分材料单价参照现行市场价;四、取费标准:土建二类、安装三类;五、投标报价汇总表:15,756,094元。
  
  审理中,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均确认,就系争工程金大元公司已支付工程款共计102,250,000元(含本案审理中金大元公司先行支付的18,000,000元)。双方亦确认系争工程系以邀请招标方式进行过招投标程序。
  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委托上海万隆建设工程咨询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隆公司)对系争的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进行审价。万隆公司于2005年11月12日出具了《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的鉴证报告》。
  该报告第一部分概况载明:审价过程中,万隆公司按照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提供的合同书、施工图、设计变更、签证单等资料,以补充合同为依据,参照上海市93定额及其相关费用标准进行计算。由于审价过程中双方对一些存在争议的事项各执己见,万隆公司对其中的一些书面资料的有效性无法作出判断,故得出的结果只是作为暂定工程造价。舜杰公司同时还主张,根据有关司法解释,补充合同为无效合同,本次审计应按经招标备案的原合同为依据进行,并且按招标文件中浮动率、取费标准、子目单价一次性包死(除工程量按实调整)的规定结算。但万隆公司注意到施工过程中《工程款支付证明》和其他资料以及舜杰公司作为本次诉请依据提供的结算书均按补充合同的约定操作和计算,包括应计的开办费、指定分包的总包管理费、总价下浮等,金大元公司据此反映强烈。万隆公司在此已把按照招标文件规定计算的工程造价单列。法院应对双方争议事项作出判定,并对该造价进行调整后方作为最终结论。
  该报告第二部分鉴证结果载明:1、按招标文件规定计算,本工程造价为:123,663,505元(以下简称单价包干造价),其中土建工程112,504,292元,安装工程11,159,213元;2、按补充合同约定计算,本工程暂定造价为119,766,352元(以下简称暂定造价),其中土建工程108,607,139元,安装工程11,159,213元。
  该报告{公司3}、金大元公司对暂定造价的争议内容载明:
  1、对商品砼单价取定的争议。金大元公司诉称,在补充合同第22.2条中双方约定:商品砼“由甲方确认品牌价位后,乙方采购”。按此约定,其曾在2002年3月5日向舜杰公司发出了工作联系单,决定商品砼采用上海浦新预拌混凝土有限公司或上海三航小野田水泥有限公司的产品和定价,舜杰公司在采购商品砼时应按合同约定和金大元公司的指令执行,否则应视为违约,要承担违约责任。舜杰公司则称,当时未接受此文件,故施工时自行采购了商品砼,且施工过程中监理或业主也未提出异议,这样的结果应视为双方对商品砼未有约定,主张审价单位应按定额总站发布的材料指导价计费。万隆公司曾要求舜杰公司提供商品砼实际采购的凭证,舜杰公司遂提供了一份其与上海嘉环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环公司)签订的《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由于万隆公司无法确定《工作联系单》和《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的有效性,故在上述暂定造价中万隆公司暂按当时的指导价计入。如果按金大元公司的《工作联系单》所列单价计费,应从暂定造价中扣除3,362,206元,若按《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计费,则应增加27,452元。
  2、对土方挖运单价和土方外运数量的争议。舜杰公司在审价过程中曾提供一份其与土方单位上海盛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涛公司)签订的合同,该合同约定土方外运单价为35元/立方米,要求按此合同的约定计价。金大元公司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该合同不实,并提供了一份据称为舜杰公司与盛涛公司签订的真实合同(以下简称土方合同),该土方合同约定“土方外运27元/立方米……,(包括机械费用)”。据此,金大元公司诉称土方工程应按连挖带运27元/立方米结算。为了佐证,金大元公司同时还提供了一份盛涛公司于2005年8月11日出具的书面说明,证明当时签订的27元/立方米是连挖带运的单价。舜杰公司对金大元公司提供的此份土方分包合同的真实性未提出异议,但辩称27元/立方米仅仅是外运单价,挖土的费用应该另计,同时还辩称,虽然其与盛涛公司签有合同,但与金大元公司无关,故本次结算应按93定额所规定的土方外运预算单价30元/立方米进行结算。万隆公司在暂定造价中暂按27元/立方米为连挖带运单价计取,如果该单价仅为运费,不包括挖土费用,则应在暂定造价中增加804,075元的挖土费用。另,2002年5月2日金大元公司曾向舜杰公司签发一份《工程联系单》,要求土方工程施工时“好土留下,差土外运”。舜杰公司诉称,根据金大元公司批准的《施工组织设计》,施工现场并不具备堆土条件,故挖土时挖出的土方全部外运,待回填时,又从场外运进所需回填的土方,要求按此计价。由于万隆公司未取得舜杰公司在签收上述《工程联系单》后对该指令提出异议的书证资料,另好土多少,差土多少也无定量,故上述暂定造价按图纸计算土方外运的工程量时,扣除了必须回填的土方用量后计算。如法院判定舜杰公司的上述诉请成立,则暂定造价应增加费用1,640,077元。 
3、安装工程签证费用的争议。舜杰公司称其已经完成了监理单位审核确认的签证单上所签的全部内容和工程量。金大元公司诉称,依据双方签订的补充合同附件5第2条约定:“签证事项必须由乙方项目经理、甲方代表、工程师共同签署与确认,涉及设计内容的还须由设计院签认方才有效。”但有部分签证单并无甲方代表签字,按照双方的约定应属无效签证,同时诉称监理单位审核工程量的行为超出了其应有的权限,因此这部分费用依法不予采纳。金大元公司还提供一份监理单位于2005年8月出具的说明,该说明称签证单上虽然有监理单位的签字,但“所签证的数量仅供参考,准确的数量以各方认可的竣工图计算为准”。由于万隆公司未取得这部分的竣工图,故这部分有争议的签证单是否有效,所列数量是否与实际相符,万隆公司无法判定。这部分有争议的签证费用合计为2,342,133元,已计入暂定造价与单价包干造价中。
  4、后加工程合同价款是否纳入本次审价范围的争议。舜杰公司根据双方签订的《A标段总承包后加工程合同文件》,要求将该合同约定的由金大元公司支付给舜杰公司的有关后加工程合同价款750,000元计入本次审价结果中。金大元公司称此项费用不属于本次诉请范围。万隆公司将此费用单列,上述暂定造价与单价包干造价中未包括此费用。
  5、其他。由于双方未能提供下述要求对暂定造价进行调整的可供采信的证据或资料,暂定造价没有考虑下述费用的计算:(1)增加搬迁费及春节加班费1,200,000元;(2)增加墙体拉结筋费用620,182元;(3)扣除楼地面随捣随粉费用220,058元;(4)扣除由舜杰公司分摊的保安费78,852元。
  后万隆公司于2006年3月10日出具《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的补充鉴证报告》。
  该报告第一部分工程造价载明:按招标文件中的单价包干计算,本工程造价为124,388,728元(以下简称单价包干造价),其中土建工程113,229,515元;安装工程11,159,213元。
  第二部分对上述单价包干造价有争议内容的说明载明:
  1、对商品砼单价取定的争议。因招标文件中对商品砼的单价有明确约定,故商品砼的单价不存在异议。
  2、对土方外运数量的争议。土方外运数量的争议已在原报告中阐明(见原报告第4页倒数第7行“另,……”),如法院判定舜杰公司的诉请成立,即施工时挖出的土方全部外运,待回填时,又从场外运进所需回填的土方,则上述单价包干造价还应增加1,784,302元。上述单价包干造价已计入的土方费用(计804,075元)是按图纸计算土方外运的工程量时扣除了必须回填的土方用量后、按招投标文件明确的非连挖带运的土方外运单价计算。
  3、工程签证费用的争议。见原报告第5页第3条,所述事实和结论不变,这部分有争议的安装签证费用合计为2,342,133元,已计入单价包干造价中。
  4、后加工程合同价款是否纳入本次审价范围的争议。有关舜杰公司提出的后加工程合同价款750,000元,万隆公司仍将此费用单列,单价包干造价中未包括此费用。
  5、单价包干造价中已扣除需舜杰公司分摊的保安费用78,852元。
  6、单价包干造价中暂未扣除地面随捣随粉费用220,058元。
  7、舜杰公司提出的墙体拉结筋费用620,182元未计入单价包干造价中。
  第三部分载明原报告中按补充协议约定计算的工程造价及其相关争议的阐述仍不变。
  审理中万隆公司明确其鉴证报告中的单价包干造价系以招标文件结合舜杰公司的投标报价一并结算。同时,万隆公司亦明确补充鉴证报告的单价包干造价中亦未计入原鉴证报告载明的舜杰公司主张的搬迁费及春节加班费1,200,000元。
  2006年4月9日,万隆公司出具《关于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的鉴证报告中四项费用的情况说明》载明:一、香梅花园一期A标开办费:舜杰公司于2005年2月5日出具的投标书综合说明中按照400,000元开办费进行投标报价;舜杰公司、香梅花园签订的补充合同中约定开办费为200,000元。鉴证报告和补充鉴证报告中均已按照200,000元计取了开办费。二、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的开办费:舜杰公司于2002年11月27日出具的投标书综合说明中按照120,000元的开办费进行投标报价,且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未在补充合同中对地下车库另行约定开办费,鉴证报告和补充鉴证报告中均已按照120,000元计取了开办费。三、施工总承包管理配合费: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在招投标文件中未约定该费用,但在双方签订的补充合同中约定计取600,000元施工总承包管理配合费,鉴证报告和补充鉴证报告中均已计取600,000元的施工总承包管理配合费。四、担保补贴费:鉴证报告和补充鉴证报告已按2002年9月29日金大元公司签章的《承诺书》(附件五)中承诺的因借款担保而给舜杰公司的补贴400,000元计入了工程造价。该项费用在招投标文件中未予约定,也非工程造价的组成内容。
对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就上述鉴证报告、补充鉴证报告、情况说明所持意见以及本院对此的认定,稍后再述。
  审理中,舜杰公司要求对其第1项诉请中的工程欠款按照审价结论进行调整并放弃工程款利息及第2项关于优先受偿权的诉请。
  以上事实由经双方当事人庭审质证并经本院确认的《上海市建设工程施工中标(交易成交)通知书》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两份、《上海香梅花园“A”标住宅小区工程施工总承包补充合同书》、《建筑工程开、竣工通知》、《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证书》、《工程结算申请书》、《香梅花园1期A标送审竣工资料汇总表》、收条、招投标文件、《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的鉴证报告》、《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的补充鉴证报告》、《关于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工程造价的鉴证报告中四项费用的情况说明》以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舜杰公司在承建了金大元公司开发的系争工程并施工完毕后,金大元公司理应支付相应的工程款。由于舜杰公司调整诉请后仅要求金大元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故本案的争议焦点为金大元公司应支付的剩余工程款数额,即系争工程价款应如何确定,亦即系争工程鉴证报告中的争议应如何确定的问题。
  由于鉴证报告中,万隆公司分别根据招投标文件和补充合同出具了单价包干造价及暂定造价两个鉴证结果,故本案第一个争议焦点为系争工程造价应以单价包干造价还是暂定造价为准进行调整。
  对此,舜杰公司认为,香梅花园一期及C区地下车库招标文件均规定,各投标单位根据企业的情况自行决定工程投标造价的浮动率等,若中标,将一次包定,今后工程竣工结算不再调整;招标单位提供的实物工程量,施工结算按施工图进行调整,但其单价和取费标准不变,以投标时报价为准,竣工结算时不作调整。舜杰公司的投标文件对上述规定均作出了实质性响应,即单价均为闭口,工作量只是暂估数。又由于经备案的系争工程合同约定,投标标书和中标通知书的效力高于合同专用条款和通用条款的约定,虽然合同约定为可调节价格合同,但合同专用条款和通用条款并没有约定价款调整方式,故仍应按照招投标文件和中标通知书的约定进行价款调整。而根据补充合同第27条的约定,系争工程采用上海市建委颁布的九三定额进行造价结算,其量、价都是开口、可调的,故招投标文件和补充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结算的约定是矛盾的。根据我国招标投标法关于“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的相关规定,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均不得签订违背招投标文件的工程合同及补充合同。现补充合同中的结算条款属合同实质性内容,其与招投标文件相矛盾,则依法应以招投标文件为准,故本案系争工程应以鉴证报告中的单价包干造价为准进行调整。
  金大元公司则认为,由于备案合同写明是可调价格合同,补充合同对备案合同没有实质性背离。虽然招标文件第四条与第六条、第七条内容有一定矛盾,即招标文件本身对合同价款是按照单价闭口还是可调、开口结算有约定不明之处,但投标文件与中标通知书才是要约和承诺,在投标文件和中标通知书中,均未有任何条款明确写明工程的计价方式,中标通知书所记载的合同要素如工程总价、工期、工程量等,在备案合同中也均未有任何变动,因此备案合同的专用条款与补充合同进一步明确双方的计价原则为可调价格,即按九三定额核价,这个原则绝不是对招投标文件的实质性背离。此外,在系争合同履行过程中,舜杰公司和金大元公司自始至终按开口价进行操作,一直到进入诉讼和司法审价活动,舜杰公司均未对按备案合同和补充合同结算提出异议,舜杰公司提交的结算报告亦认可工程造价系开口价,直到司法审价过程的后期,舜杰公司才改称所谓招投标文件是闭口价,并据此要求按照固定单价结算,舜杰公司的此种行为,恰恰反映了双方一直以来按九三定额开口计价的共同认识和实际操作过程。故系争工程造价应以鉴证报告中的暂定造价为准进行调整。
  首先是两份招标文件中对价款结算方式的约定是否存在矛盾的问题。对此,本院认为,在香梅花园一期及C区地下车库招标文件第四条“投标报价”第6项均明确规定,招标单位提供的实物工程量,施工阶段按施工图进行调整,但其单价和取费标准不变,以投标报价为准,竣工结算时不作调整,即系争工程系采用单价闭口方式按招标单位提供的实物工程量进行投标报价。在该条第4项中两份招标文件又均对投标单位报价的价格标准分别明确规定为按2001年12月份的中准价下浮3%及2002年10月份的中准价±0.00执行。两份招标文件在第七条“材料、设备的供应方式和结算办法”第七项中均规定本工程所用的材料一律按“上海市建设工程材料预算价格(一九九三)”及建设工程定额管理总站发布的有关规定计价,如果第七条条文系唯一条款,则可理解为合同双方对主材价格的结算是以开口价计。但从招标文件第四条招标人明确要求投标单位对主材价格以2001年12月份的中准价下浮3%及2002年10月份的中准价±0.00执行的规定可以看出,上述两者是相互对应的,即系争工程主材价格的确定是按照(1993)材料预算价格和相关部门发布的规定,以2001年12月份的中准价下浮3%及2002年10月份的中准价±0.00执行。因此,第七条的规定并不能否定前述以单价闭口方式进行报价、结算以及对报价标准的明确规定。事实上,舜杰公司的投标书也是按照金大元公司的招标文件的要求并根据金大元公司提供的实物工程量清单以及前述规定的材料价格以九三定额的计价规则计算综合单价进行投标的,即舜杰公司的投标书与金大元公司的招标文件相互呼应。鉴于两份招标文件已对单价闭口结算方式作出了相当明确的约定,且舜杰公司亦按照招标文件规定的单价闭口结算方式进行投标并中标,故可以认定招投标文件中价款结算方式的约定并不存在矛盾,双方在招投标过程中确认的是单价闭口的结算方式。
其次是备案合同、补充合同与招投标文件就结算问题是否存在矛盾以及若存在矛盾应以何者为准的问题。对此,本院认为,补充合同约定系争工程是按九三定额计价的开口价,招投标文件则约定以单价闭口方式结算工程价款,故补充合同与招投标文件对工程价款结算方式的约定存在矛盾。对于备案的施工合同,虽然其专用条款约定本合同采用可调节价格合同,但对合同价款调整方法却未作出具体约定,但备案合同同时约定投标书及其附件为合同的组成文件且其解释顺序优于合同专用条款,而系争工程又是以邀请招标方式进行招投标并由舜杰公司中标承建,故本案本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关于“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的相关规定,即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本应依据招投标文件约定的单价闭口结算方式签订备案合同。现在的事实是,双方在备案合同中对工程价款调整方式并未作出约定,而在此后签订的补充合同中双方又约定了开口计价的结算方式,即补充合同和招投标文件就工程价款结算方式存在矛盾,对应以何者为准的问题,本院认为,虽然招标投标法规定招标人、投标人应按照招投标文件签订合同,双方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但该规定旨在保护其他竞标人在同等条件下参与竞争,以维护招投标活动所应遵循的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但该规定并不禁止招标人、投标人在非恶意串通及非损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况下根据施工过程中的市场变化对合同相应条款进行合理调整。现舜杰公司、金大元公司在备案合同中未对工程价款调整方式作出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在合同实际履行过程中以补充合同的形式明确了开口计价的结算方式,虽然该方式与双方在招投标文件中确定的结算方式不同,但此系双方在合同实际履行过程中根据市场变化等综合因素进行合理调整的结果,且此又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在合同履行直至本案诉讼及审价过程中包括金大元公司支付的工程进度款以及舜杰公司提交的结算书等均是按此开口价的结算方式进行操作,而该方式又未损害其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故虽然双方在补充合同中对合同价款结算方式作出了与招投标文件不同的约定,但该调整行为尚在合理范围之内,故本着尊重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本院认定本案系争工程以双方补充合同认可的开口计价方式进行结算,舜杰公司坚持主张按招投标文件约定的单价闭口方式结算工程款,有违双方的本意,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第二个争议焦点是鉴证报告及补充鉴证报告中的其他争议问题。鉴于本院已认定按照补充合同约定的开口计价方式对系争工程进行结算,故应以鉴证报告中的暂定造价为准进行调整。对下述鉴证报告争议问题的分析仅针对暂定造价中的争议进行。
  1、商品砼单价取定的争议。对此,虽然金大元公司认为应按照其2002年3月5日发出的工作联系单中确定的价格计价,且在审理过程中其又提供了2002年3月12日嘉环公司的函件以及2002年3月15日的工作联系单,旨在证明金大元公司系根据舜杰公司的要求而在指定商品砼供应单位中增加了嘉环公司,故虽然其不能提供舜杰公司签收上述工作联系单的相关依据,但系争商品砼价格的确定确实存在一个过程。对此,本院认为,由于金大元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舜杰公司收到其关于指定商品砼价格的工作联系单,而嘉环公司的函件中亦未载有商品砼的价格,故金大元公司要求依据其工作联系单中指定的商品砼价格进行结算缺乏依据。又由于金大元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对舜杰公司自行采购商品砼并未提出异议,故此可视为双方对商品砼的价格未作约定,现万隆公司将商品砼单价以当时的指导价计入暂定造价尚属合理,且虽然根据舜杰公司提供的与嘉环公司签订的《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中约定的商品砼价格经结算后较指导价还应增加27,452元,但由于该合同是否能反映舜杰公司的实际采购价格尚有疑问,且舜杰公司在审价过程中也表示要求按照定额总站发布的材料指导价计费,由此万隆公司在暂定造价以当时的指导价取定商品砼单价并无不当,故对该部分费用不作调整。
  2、土方挖运单价和土方外运数量的争议。首先是土方挖运单价的争议。在金大元公司提供舜杰公司与案外人盛涛公司签订的土方外运27元/立方米的土方合同后,舜杰公司即主张该单价仅是外运单价,挖土费用应另计,并认为虽然其与盛涛公司签订合同,但与金大元公司无关,故本次结算应按93定额所规定的土方外运预算单价30元/立方米结算。但舜杰公司在金大元公司提供该份土方合同之前,曾自行提供一份与盛涛公司签订的合同,在该份合同中双方约定的土方外运单价为35元/立方米,舜杰公司并要求按此价格计价,即舜杰公司曾主张要求土方外运按照实际价格进行结算。现由于金大元公司对该合同的真实性有异议而另行提供了舜杰公司与盛涛公司签订的土方合同,金大元公司提供的合同约定的土方外运价格27元/立方米较舜杰公司提供的合同中约定的35元/立方米要低,且金大元公司亦提供了盛涛公司的书面说明以证明上述27元/立方米系连挖带运的价格而非仅土方外运的价格。现舜杰公司对金大元公司提供的土方合同及盛涛公司书面说明的真实性并未提出异议,而根据土方外运的实际价格进行结算亦是舜杰公司当初的真实意思表示,现舜杰公司再行要求按照定额规定的30元/立方米土方外运单价进行结算并另行计算挖土费用与其先前的意思表示相矛盾,本院对此不予采纳。万隆公司在暂定造价中对土方挖运单价已按照舜杰公司与案外人盛涛公司合同中约定的27元/立方米连挖带运单价计取并无不当,故对该费用不作调整。其次是土方外运数量的问题。对此,本院认为,虽然金大元公司提供的2002年5月2日的《事前控制联系单》要求舜杰公司进行土方施工时“好土留下,差土外运”,但舜杰公司提供的《施工组织设计》地下部分施工方案又载明“土方全部外运”,该方案于2002年5月2日和3日分别经专业监理工程师及总监理工程师审核同意。由于金大元公司上述联系单中对好土、差土的区分标准未明确规定,由此难以确定土方的实际外运量而缺乏可操作性,且舜杰公司提供的施工方案的审核时间晚于该联系单的签发时间,故应以该施工方案为准按土方全部外运进行计算。由于该部分费用并未计入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故在暂定造价中应增加1,640,077元。
3、安装工程签证费用的争议。对此,本院认为,虽然该些签证单没有金大元公司代表的审核意见而与补充合同关于签证事项的约定不相符合,但该些签证均有金大元公司委托的监理单位的审核意见。监理单位就该些签证于审价过程中出具说明(见鉴证报告附件六),载明:“香梅花园一期安装工程中由于是全装修房,施工过程中,业主和购房小业主的要求有较多变更,如上部分工程正式图没有跟上,我组在监理的过程中,主要任务是按规范等要求控制监督工程质量,因此所签证的数量仅供参考,准确的数量以各方认可的竣工图计算为准。”根据该说明,首先可以证明舜杰公司事实上进行了上述签证单所涉内容的施工,其次可以证明该些签证所反映的工程量是应业主方面的要求而产生,也系由于金大元公司方面的原因导致该部分工程的正式图没有跟上。现由于金大元公司方面的原因,舜杰公司只能根据金大元公司提供的草图进行施工,由此导致该部分工程量现在产生争议。虽然监理单位认为其签证的数量仅供参考,应以竣工图为准进行结算,但其该说法系在审价过程中才提出,其在签署该些签证时并未向舜杰公司说明,而监理单位又在施工当时以签证单形式核定了争议的工程量,由于监理单位系由金大元公司聘请,故结合该部分工程施工的原因、舜杰公司实际进行施工的事实、工程量产生争议的原因等各方面因素,从公平原则出发,本院认定该部分工程量应以监理单位审核的工程量加以确定,并由金大元公司承担该费用。由于该部分费用已计入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故不作调整。
4、后加工程合同价款是否纳入本次审价范围的争议。对此,本院认为,虽然舜杰公司提出的后加工程合同价款750,000元系对精装修配合费的约定,但舜杰公司诉请的工程款系依据香梅花园一期A标及C区地下车库工程施工合同计算得出,其中并未包括后加工程合同价款,舜杰公司亦未在本案中将后加工程合同作为证据向本院提供,故该部分工程价款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对舜杰公司要求在系争工程造价中增加该部分工程款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该部分工程款舜杰公司可另行主张权利。由于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并未列入该部分工程款,故不作调整。
  5、对于增加搬迁费及春节加班费1,200,000元及扣除地面随捣随粉费用220,058元的问题,由于双方均未提供相应证据,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亦未处理上述款项,故不作调整。
  6、墙体拉结筋费用的争议。对此,本院认为,虽然舜杰公司确实进行了墙体拉结筋的施工,金大元公司在2003年9月29日签署的《技术核定单》(鉴证报告附件七)中亦同意该项施工,但其明确表示该项施工不涉及费用,现舜杰公司未能提供金大元公司愿意承担该部分费用的相应依据,故其要求金大元公司支付墙体拉结筋费用缺乏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由于该部分费用未计入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故不作调整。
  5、对于扣除由舜杰公司分摊的保安费78,852元的问题,由于在审理过程中舜杰公司对此予以认可,而补充鉴证报告在调整后的单价包干造价中亦予以扣除,但在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并未扣除该笔费用,故在暂定造价中应扣除该笔费用。
  第三个争议焦点为四项费用情况说明中的相关问题。
  1、香梅花园一期A标开办费。舜杰公司对此认为开办费应以投标书中的报价400,000元计取,金大元公司则认为以开口价方式计算的暂定造价中计入开办费200,000元其没有异议,以闭口价方式计算的单价包干造价其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由于招标文件中约定开办费单独计取费用,不列入工程投标报价内,故虽然舜杰公司已将一期A标开办费400,000元列入其标书,但双方后来在补充合同中又对该开办费重新确认为200,000元,此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亦未违背法律相关规定,该约定合法有效,故暂定造价中的开办费应以双方最后共同确认的200,000元计取。现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对香梅花园一期A标开办费以200,000元计取,故不作调整。
  2、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的开办费。由于双方在补充合同中对此未作出约定,而舜杰公司在投标书中对开办费报价120,000元,金大元公司亦以中标通知书的形式认可该费用,故暂定造价中仍应计取该费用。现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已对香梅花园C区地下车库开办费以120,000元计取,故不作调整。
  3、施工总承包管理配合费。舜杰公司对此认为,此系施工过程中增加的内容,虽然招投标文件中没有提及,但双方以补充合同的形式加以确认,故工程造价中应予以计入。金大元公司则认为以开口价方式计算的暂定造价中计入总承包管理费600,000元其没有异议,以闭口价方式计算的单价包干造价其认为与本案无关。对此,本院认为,由于本院认定系争工程造价以开口计价方式计算的暂定造价为准进行调整,故对施工总承包管理配合费600,000元应计入暂定造价,现鉴证报告的暂定造价中已计入该费用,故不作调整。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其他文章
上一篇:中国十五冶金建设有限公司诉重庆市华祥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广厦一建公司诉路桥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我也说两句

  
首都之窗北京房产律师北京婚姻律师北京律师协会徐韬法律服务网法律教育网
法律图书馆深圳律师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关键词如: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房产法律顾问 金融法律顾问 在线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顾问
公司法律顾问 专项法律顾问 常年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顾问
北京法律咨询 企业法律顾问 法律咨询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
婚姻法律顾问 刑事律师咨询 房产律师咨询 婚姻律师咨询
法律咨询  |  法律顾问  |  合同范本  |  法律文书  |  在线投稿  |  聘请律师  |  司法资讯 |  本站声明  |  网站留言  |  申请链接
 Copyright 2002 北京律师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律师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13910190621 18612565738
  京ICP备05065583号